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萧瑟小说《开局摆卦摊觉醒最强诅咒系统》全文免费阅读

作为同龄人,二人一路上闲谈,很快便熟络起来。莫云鑫之所以养着怯懦、胆小的性格同他悲惨的经历不无关系,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苟起来,活下去。他出生在麓南省的一个边陲小镇,该地毗邻涉国,是重要的通商口岸,贸易

书评专区

开局摆卦摊觉醒最强诅咒系统

开局摆卦摊觉醒最强诅咒系统》第7章 砸卦摊进行时免费阅读

作为同龄人,二人一路上闲谈,很快便熟络起来。

莫云鑫之所以养着怯懦、胆小的性格同他悲惨的经历不无关系,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苟起来,活下去。

他出生在麓南省的一个边陲小镇,该地毗邻涉国,是重要的通商口岸,贸易重镇。

他家世代经商,常年往返两国贸易,家境倒也颇为殷实,他的童年倒也无忧无虑。

变故发生在十一年前,毗邻的涉国发生严重的内涝,很快得不到处置的尸体便引发了大规模的瘟疫,一时间涉国内乱不断,格局振全纷纷拥兵自立,局势极其不稳定,政权更迭简直就像给小孩子换尿布一样频繁。

此时的莫家却正在涉国经商,战争、瘟疫导致了饥荒,莫云鑫在逃难过程中便和自己的父母、弟弟失散了,年纪尚幼的他只得随着逃荒的大部队一路北上,直到到了临北城才算暂时安顿下来。

没了父母的庇护,他自然处处受人冷眼与欺负,可谓尝尽了人生苦难。

莫云鑫却并未随波逐流,顺从命运的安排,他非但没有成为地痞、流氓、小混混,反而保持着善良的本心,光明磊落的活着。

不同于萧瑟的学渣本质,莫云鑫的文化课成绩一直很优秀。

一边努力读书,一边勤工俭学。

莫云鑫就住在御龙山山脚下的廉租房。

摊位则同样摆在了御龙山的半山腰,主要经营范围:煮鸡蛋、臭豆腐、摊煎饼。

昨天那时节,他像往常一样正在御龙山摆摊,过往的游客一个光顾的都没有,无不谈论御龙观前的文叔的小卦摊,按奈不住好奇心的小莫索性也收了摊,要去一探究竟。

文一卦风声正盛,他早有耳闻,陈川又被誉为一中的双子星,火星撞地球的表演却落得个草草收场,围观人群一哄而散,小莫却是再也无心出摊,就本着有枣没枣打三杆子的想法,向萧瑟求了一卦。

命运就是这样说不清道不明。

两人就阴差阳错结下了不解之缘。

“小莫,你住在山下还要交房租,我和文叔打个招呼,今天你就搬过来。”萧瑟诚恳的向莫云鑫发出邀请。

“过了今天,明天就搬。”小莫天然呆的性格使他根本没过脑子,一口答应下来。

御龙山作为本市著名的旅游胜地。

街边的店铺都是近几年为了招揽游客新建造的仿古建筑。

八点钟正是夜生活开始。

山脚下的美食街,游客们人头攒动。

烧烤摊,拉面馆,冷饮店,生意要多火爆有多火爆。

炎炎夏日,点上一扎冰镇鲜啤,吃着花毛一体,嗦几只小龙虾,撸上几串肥而不腻的肉串,来俩大腰子,消暑又解乏。

在山脚下小莫的出租房前二人挥手分别,小莫要回去简单收拾收拾,他就一张床,家具都没有,换洗的衣服装进行李箱,明日便上山。

萧瑟离了小莫的出租房,径直向着半山腰的御龙观走去。

路并不远,十五分钟,萧瑟也是轻车熟路。

御龙观前。

今天晚上的重头戏已经开演——没皮没脸的的陈川真的过来砸卦摊了。

被围的水泄不通的御龙观,为首的两人正叫嚣着,极尽恶毒之语:“文老头,不要当缩头乌龟,滚出来。”

其中一人正是陈川。

另一人模样、体态却又都与陈川有几分神似。

卦摊已经被掀翻了,卦签、罗盘、铜钱、幌子散了一地。

文叔此时却正悠闲的躺在银杏树下的大摇椅,轻摇薄扇,打定主意,任由这几个家伙撒泼打滚,也不理会,闹够了,自然就走了。

陈川自知理亏,文叔也给足了面子,经过这一番打砸,气消了大半,面子也找回颇多,骂骂咧咧的正欲收手回家。

萧瑟此时却正好赶到,一边扶起被踹躺的卦桌,一边轻描淡写的接住陈川劈下来的右手,却是狠狠地瞪着陈川:“特码的,大晚上闹哪门子事,这时间段是老子在做生意,算不算,不算滚。”

陈川眼见又要吃瘪,铆足劲,抽回支棱在半空中的右手,反向一脚又踢在了卦桌上。

“别特吗的和我提算卦,又来一个装神弄鬼的神棍。”觉醒失败的陈川,已经丧心病狂了,他恨不得把一切都归咎于文叔的那一卦。

“我算你要倒霉,眼见阁下印堂发黑,一分钟之内就要有血光之灾。”

“骗子,少妖言惑众,我现在就叫你出出血有血光之灾。”陈川老拳挥向了萧瑟的面门。”

“你啊,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萧瑟早有准备,算准了他会恼羞成怒,又仗着自己已经觉醒,这拳在他眼中就像慢动作,软绵绵,迟钝又无力,拳身就要命中萧瑟面目,堪堪一个侧身,陈川一个撇里,差点来了个狗吃屎。

“我祝你打哈欠掉下巴,咳嗽断肋条,摔跤鼻子折。”

意念一动,脑海中便响起系统的声音:“恭喜你许愿成功,能量值减3000,愿望在可控范围内,结果随机。”

“我草你”陈川最后一个文明用语还没来得及出口,吧嗒一声脆响,下巴当真就脱位了。

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陈川食指指向喉咙,咿咿呀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不要整的这么离谱吧,这家伙真是能掐会算?”

“看来文半仙高徒也不是盖的,少年英雄,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陈川边上那个和他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家伙,此时却是手脚麻利的将双手拇指探入他的嘴内,轻轻下压,顺势向上一拖,嘎巴一声。

“我草泥马。”

咳、咳、咳,剧痛之的下陈川开始猛烈咳嗽,一声比一声猛烈。

看热闹的众路人不嫌事大的起哄。

“灵了、灵了。”路人甲。

“咳嗽了,一声,两声,我猜七声肋骨就得断。”路人乙继续添油加醋,看热闹不嫌事大。

“八声,带斩杀。”路人丙也跟着胡数八道。

… …

“五,恭喜猜五声的答对了。”

看戏的人群中,一个满脸麻子的中年汉子,一脸鄙夷的冲着陈川指指点点:“年纪轻轻咋就骨质疏松了呢。”

“谢谢,王哥。”妙龄女子攥着一百块钱,笑呵呵的看着麻子脸。

“来自陈川的能量值+268,+125,+113。”

“来自王富贵的能量值+333。”

“来自小百合的能量值+223。”

架着陈川的男子再也看不下去了,他也是个火爆脾气,也顾不上检查陈川伤势如何,一抬手便把陈川撇在地上。

陈川的脸与地面来了个360°亲密接触,毫无疑问,鼻子歪了。

“来自陈川的能量值+999。”陈川眼角已经噙着泪。

以后招惹谁,也不能招惹算卦的了,太尼玛丢人了,一脸狼狈的陈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真尼玛准,说掉下巴,断肋骨,鼻子折就不差分毫。”

“先别打了,别打了,给我算算,我家老公失踪半个月了,报警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打扮妖艳,挺着混元肚子的胖大婶突然开腔。

“受死吧,我叫你算、算、算”和陈川同来的汉子,此时嘶吼着便冲向了萧瑟,双手十指紧扣,猛地挥拳砸向萧瑟的脑袋,竟然隐隐有破风之声。

萧瑟却是堪堪能躲过这人凌厉的攻击,面前的卦桌可没有这么幸运,应声已经被锤的四分五裂。

“草,下死手,这是多大仇。”众人四散分开,自觉的围成一个圈将萧瑟和这暴怒的汉子拢在一起,生怕伤了自己,又不忍心错过好戏。

“老子就是要算,祝你出门就被花盆砸,傻狗专咬脚后跟。”

“被诅咒者境界高于宿主,诅咒未能成功,消耗能量值-2000。”

“靠,诅咒竟然有失败几率,你怎么不早说?失败了还消耗能量值,我不许了还不行吗?扣除的能量值能还回来吗?”

“一经消耗,概不退换。\”

“我就特码的说算卦是骗人的吧,花盆呢?狗呢?”

“爬起来,陈川,你陈成哥哥在,别丢光我们陈家的脸面。”

陈成捡起一条碎掉的桌子腿,递给刚刚爬起来的陈川:“过来给老子狠狠的打,狠狠的砸。”

“住手,闹够了没有,小辈们。”

怒喝声夹杂着破风之势一个东西便砸在了陈成脸上,瞬间就是万朵桃花开。

萧瑟定睛仔细观瞧,正是一只大花盆,此时已裂成了八瓣。

“准,还就是准。”有人已经挑起了大拇指。

呵斥住二人的正是文叔,再顺势一脚踹躺陈川,又用脚狠狠在他胸口拧了几个圈。

文叔负手横在萧瑟和陈成之间。

“老匹夫,受死。”陈成也不理睬被打成一滩烂泥的陈川,二话不说挥拳再次直冲文叔面门。

“小友胆量不小,却又是不知道死活的家伙。”文叔毫不费力的接住挥过来的凌厉双拳,微微一发力,翻过他的双腕,嘎嘣脆两声响。

丝毫也不给陈成反应的机会,又是干净利索三拳,“砰!砰!砰!”,拳拳直奔小腹。

陈成也没有了刚才飞扬跋扈的气势,肉眼可见的瘪了下去,当真就是泄了气的气球,伏在地上哗、哗、哗大口的吐着鲜血。

陈川眼见自己仰仗的哥哥此时已手脚抽搐的半跪在地上,冷汗瞬间浸透了全身,说好的先锋5星境界,怎么会输给这牛鼻子老道。

文叔却是盯着陈川不放,拎起他的衣领,双眼要吃人似的冒着凶光:“出家人本着慈悲为怀,不愿与你等小娃娃计较,不要得寸进尺,还要不要砸我的卦摊?”

“道爷不敢了,再给我八个胆子也不敢了,我被鬼迷了心窍,求求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半空中挣扎的陈川在极度紧张之下,一股浑浊的黄色液体不争气的自裆下流出,他竟然吓尿了。

文叔一脸嫌弃的把陈川高高抛起,任由他自由落体的掉在一边。

文叔转身朝道观走去,不放心的嘱咐萧瑟:“萧瑟啊,看好了吗?不要再叫为师出手了,赶紧打扫了垃圾,清理了观门,叫他们赔了损失,送客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萧瑟小说《开局摆卦摊觉醒最强诅咒系统》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