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帝国女将军白瑛练红炎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秋季遴选前的考核总共分为三场:第一场考核体力,参加者需在国都中央的钟塔敲响时从报名点出发,自西向东横穿国都,在钟塔第二次敲响前回到报名点才算合格。第一天顺利通过的合格者在次日参加第二场考核,考的是参加

书评专区

帝国女将军

帝国女将军》免费阅读

秋季遴选前的考核总共分为三场:第一场考核体力,参加者需在国都中央的钟塔敲响时从报名点出发,自西向东横穿国都,在钟塔第二次敲响前回到报名点才算合格。

第一天顺利通过的合格者在次日参加第二场考核,考的是参加者的胆量,需要参加者蒙着双眼走过埋有尖刺坑洞上的独木桥;合格的人才能在第五天参加第三场武器的考核。

白瑛站在报名点,等待着即将在钟声再次敲响前回到这里的少年们。

远处已模糊能看到一个人影,身上被太阳晒得通红;汗水沾湿了头发,黏糊糊地结成一缕一缕。

跑在人群第一位的,正是昨天那个眼中满怀热情的沙棘;白瑛轻轻地笑了,似乎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

那个横穿半个国都来报名的少年,白瑛在他的身上看到一种韧劲,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莫名觉得熟悉。

沙棘回到报名点后瞬间瘫软在地,大口喘着粗气;汗水从他的额头颗颗滴落到地上,浸湿了一小片;他比第二名足足快了接近一千米。

沙棘感觉有人为他递来了水,因为逆着光所以看不清那人的脸;此时的他也顾不上这人是谁,接过水立刻大口大口喝起来。

一直到把一整个水囊喝个精光,沙棘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真是感谢。。。”

沙棘把水囊递还给对方,这才看清,蹲在自己身旁为自己递来这甘泉的是白瑛。

“白将军!我第一个到达!你刚才看见了吗?”

“恩”

白瑛接过空瘪的水囊,稍稍退开了些;显然少年因为激动而突兀的靠近,让这个对战场上的杀戮都不曾畏惧的军团长有些不适应。

“明天考核的是胆量。。。你怕吗?”

沙棘正沉浸在获得第一名的喜悦中,显然并不理解白瑛话中的担忧。

“我不怕!白将军!明天我也一样会拿到第一名给你看!”

沙棘放肆地笑着,在阳光的照耀下看起来是那样骄傲。

“恩”

白瑛忽然伸出手,揉了揉沙棘黏糊糊的脑袋;又是那种熟悉的感觉,这让白瑛感觉困惑。

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白瑛起身离开,留沙棘一个人在原地开怀地笑着。

第二天的考核在国都南边的山脊背后举行。

沙棘来到考核点,这里已经不像第一场考核那样,起跑点被一千多名报名者围绕着黑压压的一片,那天人们脸上写满了昂扬的斗志;而今天在考核点的人数,可能只有昨天的一小半。

“仅仅只有400多人通过第一轮吗?”

沙棘粗略地数了一下;同样作为参赛者,沙棘似乎也能体会那一大半没有通过第一轮考核的人懊悔、沮丧的心情。

也仅仅失落了那一会儿,沙棘眼中重新焕发出坚定的色彩;他不能让自己将来在回忆时有任何懊悔,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很快沙棘等人被带到了早已布置好的考核点;远远望去可以看到,临空的独木桥下埋着的,是一根一根锐利的木质尖刺。

在考核点等待的人群中已经开始有质疑的声音,嘈杂争吵着。

“看到没有!那些尖刺!这要是摔下去必死无疑!”

“这是什么考核!这是要我们的命啊!”

“这样的考核根本不会有人参加!你们说对吗?!”

“吵死了!不考就快滚!能通过考核的只有真正勇敢的人!”

沙棘并不理会那些人群中的争吵,他紧紧地握了几下拳头,努力抑制住身体的颤抖;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来参加考核的这些人说到底不过就是十来岁的少年。

沙棘努力回忆着这十三年的人生中,在每一个辗转难眠的夜晚,企盼的渴求的唯一的机会,就是秋季遴选!他不能输!

一个长着大胡子的考官走过来,向已经开始骚动的人群解释这次考核的规则。

“参加考核者在这里有序等待,一次一人,按先后顺序进入考核;轮到的人进入场内,以黑布蒙住双眼;走过独木桥而没有掉落的人即为合格。”

考官扫视了一圈在场外等待的少年们,冰冷的语气让原本吵闹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被叫到名字的人,依次进场”

考官陆续开始点名,考核点的周围竖起了用白色帆布做的帷帐,让在场外等候的人们只能隐约看见一些人影在里面走动。

第一个被点到名字的人,在人群的瞩目下被带到帷帐前;士兵用黑布蒙住他的眼睛,牵着他往帷帐里走去。

场外等候的人们睁大了眼睛,似乎想要把这一圈白色的帷帐看出个洞来。

场外出奇地寂静,没过多久,忽然听到帷帐里传出一声惨叫。。。似乎有几个士兵在帷帐内快速走动,似乎有一个人影从帷帐后被抬了出去。

场外等候着的少年们对视一眼,不禁喉结翻滚,咽下的是不可遏制的惊恐。

沙棘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少年,尽管努力克制,握住拳的双手仍不住微微颤抖。

此时他听到耳边轻轻的呢喃;

“你只管笔直向前走”

沙棘回身望向身边比自己只高出一个头的白色身影;白瑛轻轻地走过,与沙棘对视了一眼,脸上却没有过多的表情。

只是这简单的一句话却似乎给了沙棘能继续下去的勇气。

人们在场外耐心地等待着,时间似乎过于漫长,每分每秒都不肯流逝,纠缠着煎熬着;伴随帷帐内传来的一声声惨叫,有人开始退却,咒骂着退出考核点。

“下一个,沙棘”

被点到名字时沙棘仿佛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整理了一下被拽的有些皱的衣服下摆,跟随士兵来到帷帐前。

他的眼睛被黑布蒙着,确认他确实看不到后,有一双略微粗糙骨节分明的手牵着他往前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有声音在沙棘耳边响起;

“接下来要靠你自己走。。。”

当那双手离开时,沙棘心里莫名觉得有些失落;他尝试摸索着向前走了一步,铺天盖地的黑暗让他失去平衡,无法控制身体。

突然沙棘感觉面前的路消失了,脚下的触感不再是结实的大地;而是换成了脆弱的木板。随着沙棘身体的重量,木板发出了轻微的弯曲声,这种声音在黑暗中特别清晰,就像是沿着骨骼穿过身体传递到他的耳中。随着沙棘身体的晃动,声音越发响亮。

沙棘的每一步都记得要笔直向前,木板每一次脆响都代表着他的一线生机;他不敢停下来,他不能往回走,只能笔直向前。

心中默数着一步、两步。。。大约数到三十步时,沙棘重新感觉到了脚下结实的土地。

此时他的内心说不上是胜利的喜悦,还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他只觉得出奇地平静。

很快有士兵为他取下黑布,耀眼的阳光让他感觉眼睛酸涩。沙棘重获光明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为胜利欢呼,而是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那顶独木桥。

出乎他意料的,在原本尖锐的木刺上支起了一张细细的网;这种网显然材质非常特殊,因为线太细在远处根本很难发现。沙棘也只是因为在阳光下看见细微的反光才有所察觉。

“我们所需要的是战场上的英雄,而不是一具具年轻的尸体。”

沙棘回过神,发现白瑛就站在自己身旁,正注视着下一位参加考核的少年;沙棘突然感觉有些惭愧,刚才他也曾在心里质疑过这样残忍的考核到底为了什么。。。只是他不像其他人表现得那样明显。

这一天的考核从清晨一直持续到日落,沙棘看着白瑛就这样一直站在终点,一丝不苟地看着每一个参加考核的少年。每一个从独木桥上掉落到网中的少年,白瑛都会亲自上前确认对方是否受了伤;然后命令士兵将仍旧蒙着眼的失败者从帷帐后抬出考核点。

最终通过考核的大约只有两百多人,沙棘一直没有离开,静静地站在白瑛身旁。考核点的士兵们似乎因为白瑛的关系并没有把沙棘赶走。

“今晚,到皇宫东面的木屋找我”

沙棘显然并没有听明白这话的意思,呆愣在原地,一直到白瑛转身离开,才大声回复道;

“是,白将军”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帝国女将军白瑛练红炎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