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谢元纪清秋,洪荒仙佛小说免费阅读

谢元的精神时隔千万年,历经十世的轮转,又回到了这片黑暗的世界。这里是‘君危’构造的精神世界,和‘窃魔’同属一类。七宝的七件法宝,并不单单针对精神,除去精神外,还有灵魂。一见君生危,再见君含泪。这是‘君

书评专区

洪荒仙佛

洪荒仙佛》免费阅读

谢元的精神时隔千万年,历经十世的轮转,又回到了这片黑暗的世界。

这里是‘君危’构造的精神世界,和‘窃魔’同属一类。

七宝的七件法宝,并不单单针对精神,除去精神外,还有灵魂。

一见君生危,再见君含泪。这是‘君危’的谶语,所含的真理,便深藏其中。

“熊熊熊……”黑暗世界由‘君危’自主构造,所以里面出现的一切景象,都是按照‘君危’的意识显现的,但究竟如何还是要等一番功夫。

谢元尚且不知道‘君危’谶语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到了这里,谢元也做好了接受千苦万难的准备,只要能够坚持本心,谢元有自信扛住这第三重器物的考验。

黑暗世界里的虚幻事物,在谢元坚定信念时构造完成,似墙非墙的空间上,挂着散发幽色光芒的火盆,总计十盆摇曳的火焰。

谢元站在正中央的位置,双眸没有流露丝毫惊恐的环视着周围的一切,‘君危’的把戏和谢元所经历过的‘窃魔’炼狱大有不同,起码没有油锅和十八般刑具。

模糊中,谢元见到难以忘却的倩影,火光中,她的影子越来越明显,从声音中判断,是慕诗灵没错。

谢元记得她的声音,这种刻骨在谢元内心深处的语调,谢元不过忘却。

慕诗灵在和某道黑影交谈,不过之前的谈论,谢元没有听清,只听到简单的话语: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这可是兵行险招,你若是输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只有这样,他才能摆脱‘佛堕’诅咒的束缚,他为洪荒生灵立下大功,我不能不管他。”慕诗灵回答道。

“那可是十世厄难,就算之后会有否极泰来的鸿运,但那都要等他扛过十世厄难,才能获得的回馈。”黑影回答道。

“您也说了,他有九世佛缘,我相信他能够扛住十世厄运,成就十世灵珠,重新站在我的面前。”慕诗灵言道。

“既然你想好了,那么贫僧来和他谈,你不要出面。”黑影说道。

“多谢。”慕诗灵的声音结束后,十道幽光中的景象凝实,谢元看的清楚,因为这是他和地藏王立下契约时的场景。

那道黑影在谢元的眼眸中,化为身披黑色袈裟的地藏王,手间佛珠轻捻的动作,谢元回忆过无数次,不可能有错。

再加上谢元见到的虚幻灵魂,就是当时的自己,被养在一道佛龛中,勉强显相。

“施主的灵魂中有一道诅咒难解,所以无法像正常生灵那样轮回转世,老衲有一法,不知施主可愿细听?”地藏王言道。

“我既是已死之人,劳请圣僧直说。”谢元没有说话,声音是灵魂所言。

“老衲有一法,可助你摆脱诅咒重新为人,只是这苦法劫难,并非寻常人可度,施主可愿一试?”地藏王言道。

“圣僧请讲。”灵魂说道。

“地狱中经年累积的苦厄过多,需要有一道灵魂以十世轮回为代价,助老衲带走它们。作为回报,老衲将用佛门大神通,助你吞噬诅咒。”地藏王言道。

“可以……”灵魂应道。

到此,谢元的记忆就终止了,这是他和地藏王之间的全部对话,内容中提到的十世轮回,就是谢元一直惦记的十世灾厄。

不过谢元的回忆虽然停止,但是这里的一切却没有中断,地藏王的大神通还未施展,谢元的灵魂便迷迷糊糊的沉入佛龛中。

“可以了吗?”慕诗灵走出来的刹那,视线又变得模糊。

“你可要牢记贫僧与你交代的要点,切莫有失,否则的话,你和他都将永入无间地狱。”地藏王言道。

“第一:在这十世间,我都不能出现意外,否则人死灯灭;第二:每一世的交替,我都要承受灵魂煎熬,失败则双双陨落;第三:十世内,不能与他相见……我都记住了。”慕诗灵言道。

“红尘世间,情字何其贵,希望你们能得宿终。”地藏王感慨时,模糊大手摁在慕诗灵的额头,然后是一层接着一层的灵魂枷锁升起,一共十层。

“或许吧,我从没有感受过‘情’,这样做也只不过是想自己内心好受一些。”

慕诗灵空灵的美眸见着虚空中的考验,内心如是想着,而枷锁来了。

“呃……”慕诗灵咬牙承受着一道又一道灵魂枷锁,每一道都是让她香魂颤栗。

按照地藏所言,谢元每度过一世苦厄,慕诗灵身上的灵魂枷锁才会拔除一道,而拔除枷锁的过程异常痛苦,简单说就是削皮挫骨。

谢元每过一世,慕诗灵都会陪着经历一次痛苦。

“呼呼呼……”谢元无力的跪伏在原处,这一刻虽然结束,但是谢元的耳畔,仿佛有慕诗灵痛苦的惨叫萦绕。

神女的惨叫声,谢元不敢脑补那样的场景,自己的精神颓废到了极点。

“生悲兮,未生悲兮,魂兮魂兮,魂兮归来……”谢元的脑海中尖嗓子拉着长音在颂词,而谢元此时的内心已然千疮百孔。

谢元的内心生出无形的恐惧,这并非是因为自身生死衍生出来的恐惧,而是对慕诗灵的愧疚,自己一直认为是慕诗灵欠他的,现在没成想是自己倒欠了慕诗灵太多。

“一见君生危,再见君含泪。”空气里的戏腔拉着尖嗓子长叹着言道。

“不要……我不要看……不要让我看到……”谢元面带惊慌的想到了什么,身影倒在地上,低声叫道。

谢元的眸中泌出血泪,而虚幻的空间中,仿佛回荡着女子撕心裂肺的痛苦尖叫。

“你为什么不直接让我死了,我就是个小人物而已,不值得……”谢元脸上挂着两行血泪,躺在这片渐渐黑暗的世界,昏厥了不知多久,这一次的君危,谢元没有抗住。

精神恍惚若失,肉身也剧痛难忍。

谢元微眯着眼皮悠悠醒来时,发现身边坐着一位故人。

形象粗犷,气势豪迈,头顶雪亮无毛,满脸横肉,却隐有佛光浮动。

谢元艰难的喘息,却无法真正的坐起,只能勉为其难的靠在床沿。

而在谢元刚刚起身的时候,一脸凶相的男子睁眼,诡谲的笑道:“小子,这么多年没见,你的胆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呀。”

“你这一路上行程可真够慢的,谛听。”谢元的双目还在刺痛,火辣辣的灼烧感,像一朵挥之不去的阴霾一直笼罩在自己的头部。

整间屋子只有谢元和谛听两人,谛听是地藏王菩萨的坐骑,也是地藏王的信使。

洪荒虽然因邪物所毁,但是冥界这种神秘莫测的古老域界,却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世事万物的更迭,自有定数,冥界虽然身在其中,却不受这种更替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洪荒覆灭之后,诸方希望的起点都放在冥界的原因。

邪物来之成谜,但却无法撼动冥界的深厚根基。

谛听听到谢元的质问,便无奈的抱怨道:“路上遇到了个麻烦人物,所以慢了一些。不过我只要再晚一步,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怎么想的?真当自己老当益壮呢?君危都干硬扛?英雄救美上瘾是吗?”

“他们人呢?”谢元问道。

“都还好着呢。”谛听言道,“看你这一脸颓废,估计是看到了吧?‘君危’会让中术者看清自己忘却的真相。地藏王菩萨曾经说过,这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之一,无非就是难解之谜真相大白时,带给当局者的痛苦。”

“也就是说,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对吗?”谢元追问道,‘君危’心灵折磨只是片面的,他想听谛听告诉他真相是不是如此?

“瞧你这模样,你问的是慕诗灵吧?”谛听轻笑道。

谢元双目布满血丝的质问道:“为什么要把她也给牵扯进来?”

谢元如此问谛听,谛听只好实话相告的说道:“你不会至今还天真的以为,你值得地藏王动手相救吧?你只不过是一缕残魂,菩萨不救你的话,也只不过是无间地狱里多出一道永世不得超生的冤魂罢了。如果不是她和地藏王做了交易,地藏王菩萨怎么可能救你这种小角色?劳心费神的还出力不讨好。”

地藏王菩萨是立志要度尽地狱冤魂的,那句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并不是开玩笑。

而谢元用自己的性命做赌注,只为博美人一笑。

听起来的确是无尽风流,可也写满了可悲。

谛听并没有危言耸听,如果不是慕诗灵和地藏王做了交易,地藏王真的看不上谢元。

洪荒寿数将尽,万物生灵要被邪族奴役,而谢元却带着泡妞的心思挽救苍生,听着都觉着荒诞。

洪荒最后的三日,虽然是谢元用极为荒谬的法子拖延的,可在那之前,有数不尽的英雄豪杰慷慨赴死,他们不求永世留名,只希望能为洪荒搏出的一个变数。

可从后世的眼中来看,谢元成了再造天地的变数,无数人敬仰。

所以,谢元在地藏王的眼中,是既可悲又可气的。

“她和地藏王还有交易?”谢元错愕的问道,自己身上的十世轮转秘密,竟然还牵扯到了慕诗灵。

谛听点点头,说道:“你虽然通过了‘窃魔’的考验,但是‘佛堕’的诅咒却会伴随你的灵魂转世,如果不解决‘佛堕’对你灵魂的影响,你每次转世出生,就会夭折陨落。慕诗灵和地藏王菩萨的交易,就是为了抵消这个。”

“具体交易的内容呢?”谢元追问道。

“你不知道吗?”谛听好奇的问道,‘君危’的考验,是能让谢元看到事情原委的。

“我想证实一下。”谢元说道。

“只有永生之体,才能守护你十世且自身不死,你很走运,她愿意为你承受十世的煎熬。”谛听说道。

“十世煎熬?”谢元怔住言道。

谛听回忆着说道:“这件事,地藏王只是充当了一个中间人的身份,慕诗灵不想欠你太多,所以隐瞒了这其中的真相。不过我也能理解她的用意,你如果对她的执念太深,只会害了你自己,毕竟你们两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强扭的瓜不甜。”

“我只坚持了三天,她为什么要帮我承受十世…”谢元失神的自言自语道,一想到这里,他便觉着自己有万分的愧疚。

“别太感情用事了,神女之所以是神女,她自然有自己的坚守,她也不过是不想欠你恩情,帮洪荒天地还了你这道恩情而已,而且你还是想想你现在吧。”谛听言道。

“我现在?我感觉我活着没什么意思。”谢元冷笑着回答。

“早就知道你会有这个状态,所以我来告诉你结局。”谛听说道。

“结局?”谢元狐疑着看向谛听,这件事到了此时,还没有到结局?

谛听则说道:“就算你这次没有受到‘君危’的胁迫,你也必须要知道真相了,想要解除你身上的契约,必须要找到慕诗灵,你越早找到她,她就能越早走出煎熬。”

谢元忽然想起之前七宝所言的三尸九虫,如果都是真的,慕诗灵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她在哪?”谢元迫切的问道。

“都说了别太感情用事,在告诉你这一切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想一想,为什么慕诗灵要救你出苦海?”谛听摁住谢元激动的身子,说道。

“她觉着亏欠了我,我会报答她的,我会……”谢元仔细的想象后说道。

“你可真是傻,慕诗灵救你,虽然出于私心,但却满是公理。你仔细想一想你自己的所为,你虽然初始动机不纯,但却帮着洪荒争取了三天的宝贵时间。这说明你是有能力为天地尽一份力的,我相信这十世的坎坷经历,也让你无形的被神女耳濡目染,回想这十世,那些人都是怎么做的?想想你心底最初的声音。”谛听说道。

“我想为洪荒出一份力。”谢元面对当面的质问,垂着头回答道。

生于洪荒末日的谢元,深知人情冷暖,常言道:男子汉大丈夫生于乱世,不想着建功立业的都是孬种。

谢元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可现实和梦想的差距实在太大,谢元辗转无数载,也只是金丹境,根本无法扭转洪荒末日之局,直到最后的机会。

所有生灵都一筹莫展,谢元想到了那个对赌的法子,坚持的初衷终于化为荣誉披身,谢元常常以此为荣,可说到底洪荒最后三日,靠的不仅仅是谢元自己。

“这十世,你都在重复‘洪荒之后,再无仙佛’的口号,你口口声声要重建洪荒辉煌的誓言,可别忘了。”谛听说道。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谢元狐疑的说道。

“契约让你和慕诗灵的灵魂联系在一起,你潜意识中的念想追求,就是她的想法。”谛听解释道。

谢元听到后恍然大悟,这十世其实是慕诗灵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他,将他最初的理念更改,才有了这一世忧国忧民的谢元,慕诗灵这样做的目的,已经异常明显。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谢元纪清秋,洪荒仙佛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