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高飞,继承一口幽灵井:成了异界话事人小说免费阅读

欺软怕硬是全人类的劣根性,但在我们这个世界,它不存在,我们追求绝对公平。——高飞两个男人早被吓傻了。“妈呀,诈尸了!”一个喊。“你是人是鬼?”另一个喊。两人瑟瑟发抖,满面的肥肉泛着恐惧的油光。高飞懒得

书评专区

继承一口幽灵井:成了异界话事人

继承一口幽灵井:成了异界话事人》免费阅读

欺软怕硬是全人类的劣根性,但在我们这个世界,它不存在,我们追求绝对公平。——高飞

两个男人早被吓傻了。

“妈呀,诈尸了!”一个喊。

“你是人是鬼?”另一个喊。

两人瑟瑟发抖,满面的肥肉泛着恐惧的油光。

高飞懒得看两人一眼。

他摸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感受温热的体温与蓬勃有力的心跳。

他抬脚起步,步履如风,身轻如燕,他静静感受体内无穷尽的真气荡涤。

闭上眼,四周的山脉景物毫丝毕现。

远处村庄里每一栋建筑的纹理,穿行其中的风的走向,每个树梢枝桠的摆动,以及二十米开外那豪车引擎不正常的轰鸣,还有车内后座上缩成刺猬的小小女孩。

这是那颗珠子给他的默物能力。

默物,能瞬间跳脱现有的空间局限,俯瞰全局。

就像打开了广角相机及高倍速望眼镜,记录、暂停、放大、存储、甚至参与其中,所有他想要看到的空间景物。

这是一个的新奇且神奇的体验。

高飞慢慢的适应着自己新生的躯体,感受着一点一滴的细微变化。

一个男人抖成帕金森晚期,他瘫坐在地,有浑黄的尿液顺着他的裤管流下来。

干燥的空气里很快氤氲起一股刺鼻的尿骚味。

高飞皱眉,在默物能力加持下,他的嗅觉一日千里,灵敏至极。

他不悦的看向被吓尿的男人。

男人头顶陡然出现一行字:

‘不可能!我看到他的肠子了,流了一地,还有血,到处都是血,他的血。’

待他看完,字迹消失。

高飞瞪大眼睛。

另一个男人吱嘎乱叫,爬起来就跑。

‘他是魔鬼!魔鬼!快逃!快逃!’

男人头顶也闪现一行字。

我擦!

牛逼呀!

还能读心!

高飞看着男人蹒跚着跑远,待男人快消失时,他闭上眼睛。

一条金色巨蛇的剪影出现了。

它本来懒洋洋的盘踞在一块巨石上,似乎受到召唤,突然睁眼,高昂起巨大的蛇头,遥遥的向高飞行礼。

“大人,唐使者兀金,向伟大的执灯人报道。”金蛇吐出蛇信,发出嘶嘶嘶嘶的声音。

高飞微微点头,无声下达指令:兀金,让他带来。

金蛇得到指示,双瞳一闪,有团团莹火从它的眼睛疾射而出,正全力奔跑的男人突然诡异的倒着跑起来。

男人声嘶力竭的干嚎着,试图阻止自己脚下的动作,却根本无能为力。

他眼睁睁的一路又倒着跑回了另一个男旁边。

这下他彻底瘫了。

高飞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个男人。

“刚才是谁开的车?”

他双目深邃,年龄虽小,却不怒自威。

两人男人像鹌鹑一样缩着,都不敢应声。

这个男人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令他们恐惧到心底深处。

“很好,不说是吗?”高飞弯唇一笑,抬脚悬停在一个男人的一只腿上,“那我猜猜?”

被选中的男人像被烙铁烫了一样,哇哇乱叫。

另一个男人牙齿打颤,扯着嗓子喊道:“他,就是他,你猜的没错。”

“很好,我很讲道理的,只是算一算咱们之间的小账,放心,绝对公正。”说完他把脚落在那男人腿上,弯腰凑唇在他们头顶,“鉴于我死了又活了,所以我不要你命,只要一条腿。”

话音刚落,只听“咔嚓”一声,男人的一只腿应声而断。

男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高飞只是勾了勾唇角,接着道:

“言语如利器,也是杀人刀,这话既然存在,必是有道理的。”

“我被撞倒后,听到有人说我走路不长眼睛,还骂人,坦白说这些言语行为深深伤害了我,明明我是受害者,你们才是过错方吧?”

已断了一腿的男人立即指向另一个男人,哭喊道:“他,是他!”

高飞再次抬腿,这次是对被指证男人胳膊,“咔嚓”一声,男人的胳膊断了。

两个男人此时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本来以为只是一只蚂蚁,碾死了就碾死了,路上费点儿功夫而已。

谁知却是个索命的阎罗王。

他们招惹不起的怪物!

“咱们再聊聊大黄,有个杂种把大黄打瘸了?”

“他,还是他!”刚刚指证过的男人再次喊道。

“老伍,你他妈满嘴喷粪,明明是你….”断了一只胳膊的男人情绪激动起来。

“是你就是你!你不要说话。”叫做老伍的男人说道。

高飞有些无奈。

看着两个男人头顶不住出现又消失的小字,他自然知道是谁,但是他不准备说出来,因为那样就不好玩了。

“自来冤有头债有主,既然你俩认知不一致,那就一起?”

“就是他们俩个,他们两个都动手了。”突然一个带着哭音的女孩声音响在高飞身后。

高飞不用回头,就知道是那个被关在车里的女孩。

她小小的,白皙瘦弱,满面泪痕,强忍害怕。

“胡说,臭婊子找死!”叫做老伍的男人顿时怒不可遏。

他情绪狂躁,挣扎着要站起来教训小女孩。

女孩紧走几步藏到高飞身后。

高飞淡淡看她一眼,无所谓道:“那就还是胳膊吧,一人一只!”

他伸出两手,一左一右分别桎梏住两个男人的一只手臂,咔咔两声,又掰断了两个男人的手臂。

女孩干呕了一下后退几步,眼中却有藏不住的快意。

“他们还侮辱你的尸体,在你死后踹你。”女孩又道。

她的眼睛又大又亮,神采奕奕的看着高飞。

高飞也定定的看向女孩。

这女孩不怕他吗?竟然躲到他的身后?她难道不知他刚刚死而复生?

高飞越看女孩,眉头皱的越深,这女孩与他对望,但头顶却一直没有字迹显现出来。

这女孩没有心里活动的吗?

明明她的眼中满是表达的欲望,可为什么他不能读取她的心里活动?

因为她是未成年人?

还是他的读心术只能作用在伤害了他的人身上?

这么强大的默物能力难道还有bug?是选择性读取人心?

“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不是要报仇吗?”

“是呀,我恩怨分明,当然要报仇。”高飞应道。

听到他的话,女孩瞳孔一闪,脚步不自禁的后退了。

这是惧怕的反应。

她此前明明做出的是寻求他的保护的姿态,怎么又突然害怕了呢?

高飞闭眼进入默物,发现兀金已经盘踞在他身后不远处。

他对小女孩开启读心术。

真的一片空白。

他读取不了她的内心。

他猛然睁开眼睛。

女孩猛的又退后两步。

这是明显的惧怕行为。

“你不是不怕我?怎么又害怕了?”高飞挑眉。

“我不是要害你的,也没想杀你!”女孩突然慌张道。

这个男人是怪物,肯定知道了。

高飞微怔,走前两步,一把抓起小女孩。

“是你杀了我?”

“你不是又活了吗?”小女孩微弱的反驳。

高飞竟然被问住了。

“所以是你在车上动了手脚,车才半路刹车失灵撞了我?”

“哥哥,我偷偷弄坏车,不是要撞你,是要与他们同归于尽。”女孩突然哭起来,“我要给小华姐姐报仇!”

“他们该死,这是他们的报应!”

“他们是什么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人贩子。”女孩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我是他们的货物!”

高飞露出了然的神情,慢慢把女孩放到地上。

“他们欺负了你?”

“没有,我还是处女。”

小女孩如此坦荡,高飞倒有几丝尴尬。

“…..不欺辱我,不是他们多善良,而是他们要把我卖个更好的价钱,一个完璧处女的价钱。”

女孩突然冷笑一声,白皙稚嫩的小脸充满成人的沧桑。

她毫不避讳的掀起自己的衣服给高飞看。

在一些隐秘处都是一些拳印脚印的淤青。

“他们打我都不在明处,因为我被人预定了,我若是犯了错,就只能饿几天或者关一日水牢,可小华姐姐没有我的好运道,她成年了还没有老板挑中,经常挨打。那次小华姐姐带我逃跑,没有成功,我们又被抓回去,他们就打断了小华姐姐的手和腿,然后强奸了她….”

“你可以不用告诉我。”高飞也不忍心听下去了。

小女孩捂脸抽噎了一会儿,又继续道:“….先奸后杀,尸体就埋在我们逃去的林场中。他们拖着小华姐姐,就像拖着一只死狗,他们从我面前经过,小华姐姐的腿被卡在一棵老树垂落的枝桠下,他们拽不过去,就硬把她的腿掰断了….”

令人发指!

高飞看向两个早已被折腾的毫无生气的男人,就像看两具尸体一样。

小女孩声音幽幽的:“今天他们带我去验货,若是一切顺利的话,最迟明天我就不是女孩了。”

高飞瞬间就明白了小女孩话中的含义。

所以,她今日的这些手段,不止是报仇,也是逃离,她抱着死志也要挣脱将要奔赴的污秽不堪。

这女孩过早的看尽人生险恶,心智不是一般小女孩可比的。

与她比起来,他过去十多年因为无父无母的家庭关系而经受的苛责与慢待,简直不堪一提。

“小妹妹,我的仇报完了,你若想报仇,就去做吧!”

小女孩定定的看向高飞,一脸的惊讶。

高飞再次对她点点头。

女孩脸上漾出欢喜。

她转身去采石场,很快搬了一颗巨大尖锐的石头过来。

两个男人恐惧大叫:

“小婊子,今日你若敢行凶,把爷会捏死你!”

“把爷弄死你比弄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你试过那水牢吧?还想回去吗?”

小女孩恍若未闻,她使出全力举起了石头。

高飞懒散随意的站着,只看两个男人不老实,就悄默声的抬起脚,两个男人反抗不了,如待宰羔羊,闷哼承受石头的撞击。

小女孩下手稳准狠,很快两人男人都没了声息。

高飞看了一眼被打的血肉模糊的两具身体,胃中一阵反胃。毕竟第一次经历杀人,即使内心强大,他也需要消化一下。

不过小女孩真的生猛。

坦然杀了两个人,她似乎无事人一般,快速的从车里拿出一个小包,拉开锁链,里头是一身精致的白色蕾丝公主裙。

她利落的褪下自己身上的血衣,小心的擦拭干净身上的血迹,然后换上了公主裙,把血衣重新裹在那个小包里。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这是在销毁证据?

高飞看的目瞪口呆。

女孩换好衣服,缓缓转了一圈,道:“哥哥,你看还有血迹吗?”

高飞摇摇头。

“是不是很好看?这是他们准备的,让我下车穿的衣服,是那位老板喜欢的款式。”

“好看!”

“哥哥,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小女孩看看两个男人的尸体,又看看高飞。

她这是让我善后?

高飞后知后觉的明白了小女孩的意图。

他闭上眼,看到兀金,他默道:兀金,把车挪来。

大金蛇应声而动,蛇尾只轻轻一挑,那加长豪车就挪了地方,滚到两个男人的横尸之处。

女孩惊异的看着那豪车无人驾驶却诡异的自动滚过来,她聪明的没有说话。

高飞走到豪车的油箱处,找准位置猛地踹了一脚,油箱像被一把利斧全力劈下,立时裂了一个大口,潺潺往外吞吐汽油。

“火!”他轻声道。

兀金双瞳闪动,盏盏冥火再次激射而出,落到满地的汽油上,被撞的七零八落的汽车连着那两个男人的尸体瞬间笼罩在一片汹涌的火海。

女孩把装着自己血衣的小包也扔进火海。

高飞平静的看着那两具被毁的面目全非的身体,幢幢火光中,它们泛着一层诡异的油光。

这是他第一次从犯杀人,没想到会这么的平静。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高飞,继承一口幽灵井:成了异界话事人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