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温荔晏清,穿越之我的男人是条龙小说免费阅读

众人散去后,元宝小心翼翼地问:“公子,你昏迷这段时间全靠参汤吊着命。现在醒了,要不要让小厨房给你准备点吃食?”温荔摇头。她现在哭都没地方哭,哪还有心思吃?好不容易打发走众人,温荔生不如死地躺在床上,闭

书评专区

姑苏小咸鱼:很有新意,挺好看的

穿越之我的男人是条龙

穿越之我的男人是条龙》免费阅读

众人散去后,元宝小心翼翼地问:“公子,你昏迷这段时间全靠参汤吊着命。现在醒了,要不要让小厨房给你准备点吃食?”

温荔摇头。

她现在哭都没地方哭,哪还有心思吃?

好不容易打发走众人,温荔生不如死地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她心里悲喜交加。

悲的是,她一个美少女从此就要顶着一个男人的身体活下去。喜的是,温家家境殷实,以后她再也不用为了吃饱穿暖而疲于奔命了。

现在她有亲人,家境殷实,简直是躺赢了很多人。

打发元宝出去后,温荔起身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没找到梳妆台和镜子。她不死心,打开门想喊元宝帮她找一面镜子来。

刚好屋檐下就挂着一面巴掌大小的黄铜镜,她也不挑,踮起脚抬手将镜子摘下来就回了房。

温荔只从镜子里瞄了一眼就震惊了,她没想到原主的容貌竟然如此出色。少年郎约莫十六七岁,清秀挺拔,面如冠玉,气质如雨后青竹,风度翩翩。

温荔看着这长相,心里总算好受了一些。

她当美女惯了,着实无法忍受自己魂穿成一个丑男。

元宝再次进来时,手里端着一碗猪骨汤熬煮的米粥,说是冯玉娘交代让公子好歹喝点儿垫垫肚子。

温荔喝了粥后问他,自己是怎么受伤的?

元宝眨巴了几下眼睛,似乎很疑惑温荔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温荔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我摔伤了头,有些事记不清楚了。”

元宝说,前阵子有狐妖作乱,用寻春术暗害了七八个男子。那寻春术着实厉害,中招者就像是喝了欢情散,跟她昼夜不歇地交合,至死方休。

温荔心想,这狐妖想必就像传说中那样,把男人的元阳榨干了。一夜N次郎,那些男人就算是铁打的身板都扛不住啊。

她又问,那妖怪灭了没有?

元宝说:“已经灭了,公子你奋力一击,把她打得魂飞魄散,你自己也被她反击得撞到一棵树上,脑袋受了重伤。”

温荔心想元宝这小子真有说书的潜质,妖怪灭了就好,不然还不知道得祸害多少人呢?

不过,她并不怎么同情那些被害的男人。

妖狐作乱,是无法对洁身自好的男人下手的。那些被弄死的男人,本就立身不端。

吃过粥后,温荔继续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

她曾经也想过,希望下辈子让自己当男人,就不用承受痛经和生儿育女的痛苦,不用担心躺在天桥洞下过夜时会被色鬼盯上,可以像男人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享受更多自由。

可现在这样男人身、女人魂,不男不女的算怎么回事?

温荔躺了一会儿,感觉刚才喝的米粥都变成了膀胱里的液体,这会儿涨得她难受。

元宝看到温荔在床上滚来滚去,脸色狰狞,好奇地问她怎么了?

温荔不好意思说她想尿尿。

她有心理障碍,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身体那处独属于男人的器官。

又熬了一会儿,温荔感觉小腹都快要胀爆,实在熬不住了。

她艰难地捂着小腹爬起来,死就死吧,第一次困难,后面就熟练了。

她顺着记忆里的路线去了茅房,那里摆着一个柏木恭桶。

温荔看着那个恭桶欲哭无泪,她这辈子就没站着尿尿过啊!

她不停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跟自己说别慌,别慌,不就是站着尿尿吗?凡事总会有第一次的。

再怎么难堪,也不会比一个大男人尿在裤子里难堪。

她好不容易说服自己解了腰带,抖抖索索将裤子褪下一些,茅房的门突然被人撞开了。

温荔吓得浑身一激灵,下意识地立即提起裤子,整个人像一只巨大的壁虎一样紧紧贴在墙壁上。

可爱的温元走进来,他顺手关上茅房的门,说:“哥哥,我要跟你一起嘘嘘。”

温荔满脸黑线:“为什么?我没有跟别人一起嘘嘘的爱好。”

温元抬头,天真无邪地看她:“可是以前我们经常一起嘘嘘啊,还会比赛谁嘘得久、嘘得远。”

温荔:“……”

说话的当儿,温元已经解开裤子嘘嘘起来。

温荔听着那催人尿下的声音,小腹的胀痛感更加迫切。

好不容易盼得温元交完水费出去,温荔赶紧闭眼,释放身体里储存过量的水分。

突然一个声音在她身旁响起:“哥哥,你为什么不扶着?”

温荔感觉浑身的毛孔都炸开了,这小子什么时候又进来了?

她这么一受惊吓,准头就更歪了,到处乱喷。

温元哎呀一声:“哥哥,你都尿到墙上去了,你为什么不扶着?”

扶着……

扶着……

温荔感觉自己已经摇摇欲坠,她都不敢睁眼看,怎么可能伸手去扶?

温元热心地说:“哥哥,要我帮你扶着吗?”

温荔感觉温元小朋友的热情追问,简直字字诛心,句句要命。

她垂死挣扎道:“不用,你快出去。”

再不走,她就要羞愧得溺毙在恭桶里了。

温荔从茅房出来,奄奄一息地回到房间。

心好累,再也不会爱了。

元宝看她这副元气大伤的模样,心想公子莫不是伤后久睡,身体虚弱,走去茅房路上消耗了过多体力?

他热心地对温荔说:“公子,下回你再上茅房就喊我一声,我扶着你。”

温荔一听就要癫狂了,为什么又是扶着?

难道古代的奴仆伺候主子都到了这么贴心的程度吗?上厕所都要帮忙扶着那啥?

好可怕!她想回现代!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温荔晏清,穿越之我的男人是条龙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