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都市:打更人陈屿安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陈屿安一脸的不耐烦,潇潇脸吓得煞白,来人正是李飞以及黄毛儿一伙人,手里拿着钢管儿,七八个人挤得满满当当。潇潇挡在陈屿安面前后退,直到没有退路,黄毛儿走上前。“小子,我们只要这个女人,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书评专区

都市:打更人

都市:打更人》免费阅读

陈屿安一脸的不耐烦,潇潇脸吓得煞白,来人正是李飞以及黄毛儿一伙人,手里拿着钢管儿,七八个人挤得满满当当。

潇潇挡在陈屿安面前后退,直到没有退路,黄毛儿走上前。

“小子,我们只要这个女人,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我黄三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他跟我们走,你啥事儿没有。”

说完就要去拉潇潇的手,陈屿安跨前一步,啪的一巴掌打在黄毛手上。

“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

黄毛拎着钢管指着陈屿安的鼻子。

“小子,你是不是找死?”

陈屿安不屑的一笑,伸手捏住钢管,黄毛儿怎么也抽不动,陈屿安稍稍一使劲,钢管便被捏的变形,众人惊呼连退后几步,最后一人甚至退出了门外,黄毛惊恐的退在脑袋包着纱布的李飞身旁。

见过大风大浪的李飞也被吓了一跳,这钢管还是实心的,这人不是一般人,李飞转脸一笑,伸出手。

“不好意思先生,我这兄弟不懂事,我代他向你道歉。”

可是陈屿安看都没看,空气很安静,李飞脸色一变,还是压了下去,整个江北市谁不给他面子,如今却在这小小的丧葬店吃了瘪,但他还是面带微笑。

“先生,这女人撞了我,赔钱是应该的吧,我想您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刚刚我的人有点冲动。”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

“这里面有一百万,没有密码,就当交个朋友。”

陈屿安挥手打掉了银行卡,李飞拳头捏的嘎嘎作响。

“行,你有种,我们走。”

刚转身,陈屿安大喝一声。

“慢着,就这么简单就想走了?”

说完大手一挥,整个巷子包括在巷口偷看的罗青青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进了房间内,大门砰的一声死死关住,门边的人使出吃奶的力气都打不开,霎时间整个房间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除了潇潇看不见,其他人皆是惊恐,周围小鬼嬉笑,台上大案一穿着黑色官袍的男子,拿起惊堂木,啪的一声,那些人跪伏在地,抬不起头。有几人还吓得已经昏死过去,还有的已经尿了出来。

“堂下所跪之人,可知身犯何罪?”

李飞还是保持着冷静,黄毛儿早已哭了出来,潇潇一脸懵逼的看着那些人,直到看见了一个熟人,罗青青。

“青….”

还没说出来,陈屿安打断了潇潇,大案上的人一拍惊堂木。

“好,嘴硬,牛头马面,去把那个女子羁押上来。”

站在大堂两侧的两人一人牛头,一人马面,作揖道了一声,拿出铁索羁押罗青青上前,罗青青脸色早已没了血色。

嘴里吐字不清,地上稀稀散散躺了六七个人,罗青青没晕过去已经算是厉害了。

“堂下之人,还不速速招来,所做何事,非要我大刑伺候?”

李飞开口说话了,死命的抬起头。

“你是谁?”

堂上之人怒喝道。

“尔等尘世间作恶多端,我乃二殿阎王楚江王,还不速速招来。”

“来人啊,把这些人押往剥衣亭寒冰地狱。”

周围瞬间阴兵突现,羁押这周围的人,这些人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连李飞也怂了,现实过了几分钟而已,可是那些人已经在里面承受了长达百年的煎熬。

终于罗青青开口了。

沈潇潇听着罗青青的话,原来母亲的病也是这李飞干的,就连这个罗青青都没安好心,和李飞合谋,拿下沈潇潇,以及其他的种种罪行,沈潇潇多么相信罗青青,正所谓女人心海底针,难以捉摸。

陈屿安也收回了本事,左手悄悄的一点,一些黑气附着在一群人身上,那些人缓过神来,死命的在地上磕头,再一招手,门打开了。

“滚,把地上擦干净,肮脏的东西。”

一群人恢复过来,拿着衣服擦着地,擦完连忙跑了出去,黄毛搀着李飞也离开了,只剩下罗青青愣在原地,再抬头,面前站着的是陈屿安和憋着泪水的潇潇,罗青青慌了。

“潇潇,不是的,你听我解….”

话没说完,潇潇一巴掌打了过去,嘴角溢出了鲜血,潇潇也趴在柜台上哭了起来,陈屿安手扶着下巴,斜靠在柜台上。

“堕胎,伤人身体,毁人气运,为大罪过,她活不长了。”

“赶紧滚出去,晦气。”

罗青青拖着身子走了出去,陈屿安挥手关上大门,两侧的灯笼也熄灭了,意思是今天不营业。

陈屿安想过去安抚安抚,可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潇潇一下扑过来在陈屿安的怀里抽泣,十几分钟后,潇潇擦着泪水。

“谢谢你,”

陈屿安哑口了,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没..没事..不客气。”

潇潇看了一眼时间,笑了出来。

“我该回去了。等下妈妈该急了,对了,明天来我家吃饭,我请了两天假。”

说完站在原地双手捏的出汗了,走向陈屿安,在陈屿安的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拉开门跑了出去,骑上车飞快的就回家去了,陈屿安还坐在哪里傻笑。

翌日,陈屿安起了个大早,锁好门,来到马路边拦了辆车,前往潇潇家,熟门熟路。

咚咚咚

门开了,开门的是潇潇,见到来者,小脸一红,跑向厨房,何兰芳也能下地了,看着潇潇的样子噗嗤一笑。

“你干嘛呢潇潇,怎么不招呼小安进来坐?”

“小安啊,快,快进来坐。”

陈屿安手里提着一些营养品,走了进去,何兰芳道。

“小安啊,你说你来就来,怎么还….这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啊。”

陈屿安笑着说道。

“阿姨,你现在身子虚,得多补补,而且这些也没值多少钱。”

潇潇时不时瞥一眼陈屿安,陈屿安和何兰芳在聊着天儿,潇潇在厨房择菜,陈屿安被何兰芳问的坐立不安,什么谈没谈女朋友啊,我们家潇潇怎么样啊,就连厨房的潇潇都犯了牢骚。

“妈,你在说什么啊,真的是。”

陈屿安有些尴尬,瞥了一眼四周。

“那个,阿姨,我去帮潇潇做饭,她一个人忙不过来。”陈屿安着急忙慌的跑到厨房,潇潇见陈屿安进来了,不敢看他,一直都是避着他的,陈屿安进来以后熟练地切起了菜。

“潇潇,帮我拿个碗过来。”

潇潇拿了个碗递给陈屿安,何兰芳站在门外脸上溢出了笑容。

“潇潇啊,今天天气好,我出去晒晒被子。”潇潇闻声连忙道。

“昨天不是晒过吗?怎么还晒。”

潇潇还没出来母亲就已经消失不见了,至于床上的被子整整齐齐的叠在那里动都没动,潇潇更尴尬了。

终于在尴尬的气氛里做好了饭,五菜一汤,潇潇也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回来后几个人吃的很开心,自从母亲病了,爸爸走了,再也没有像这样吃一顿饭了。

李氏药业集团内部。

“李公子说的那些我都清楚了,这人应该是个术士。”一名白发老者身着唐装,手里盘着菩提子,一头银发。

坐在对面的一个是李飞,一个是李氏集团李刚,也就是这家集团的老板,也就是李飞他爸,大腹便便,一脸油腻。

“钟先生,您看,这事儿是好还是坏?”

老者就是被叫做钟先生的那个人,开口道。

“这样吧,我先去会会他,至于能否拉拢,老朽就不清楚了。”

李飞满脸怒色,望着老者。

“钟先生,还请你出手,那人欺人太甚,我忍不下这口气。”

李刚啪的一耳光打了过去。

“长本事了,怎么和钟先生说话的?”

李飞捂着脸,咬着牙,边走边点头。

“行,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李刚没有当回事儿,走向自己的办公桌,拿出来一个皮包递给了钟先生。

“钟先生,这是一点心意,您收下。”

钟老摆了摆手,背着手走出办公室,回头说了一句。

“我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这是最后一次,能不能让那小先生放过你儿子还另说,所以你好自为吧。”

蓝星灵气稀薄,所以术士极为珍贵,可遇不可求之人,钟老就是一名术士,当年也是李刚的父亲救了他一命,他才保了他儿子李刚这三十年,如今期限将至,也算是报恩了。

李飞一路撒泼,拿公司的员工出气,周围的人也不敢吭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掏出手机拨出电话。

“过来一下”

潇潇这边也是吃完了饭正在收拾碗筷,何兰芳吃完饭就出去了,陈屿安坐在桌子边,潇潇收拾好碗筷来到房间。

“那..那个,你你进来一下。”

潇潇不知道怎么称呼陈屿安,陈屿安闻声知道叫的是他自己,所以就走到房门前。

“怎么了?”

潇潇从床垫下取出一沓人民币,走到陈屿安面前。

“这是三万块钱,谢谢你救了我妈妈。”

陈屿安一愣,哪儿要这么多啊,陈屿安收了两万退了一万。

“是多少就是多少,我这人做事有原则的。”

潇潇此时心里更喜欢眼前这个男人了,潇潇点了点头,把钱放了回去,陈屿安一招手钱就被收进戒指,潇潇瞪大了眼睛。

之前看见过一次,但是没好意思问,两人又陷入尴尬的气氛,陈屿安率先开口道。

“那个…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啊。”

潇潇闻言心里顿时失落了,但是还是没说啥,陈屿安转身离开,潇潇连忙赶过去开口道。

“那个..我送你回去吧。”

陈屿安没有拒绝,潇潇心里也好受了一些,推出车子,陈屿安熟练地坐上去,手不自觉的扶着潇潇的腰,但是这次潇潇却没有拒绝。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都市:打更人陈屿安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