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肖楠徐梦萦《开局散财九千九百万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转完钱,肖楠看着如遭雷击的李长奇,心里不禁一阵暗爽。虽然这笔没有花在他自己身上,暂时也得不到什么实际好处,可是光看李长奇这表情,他就觉得这二十五亿花的相当超值。让一个医德高尚的人目瞪口呆,可远比让一群

书评专区

开局散财九千九百万亿

开局散财九千九百万亿》第4章 震惊的陈婉清免费阅读

转完钱,肖楠看着如遭雷击的李长奇,心里不禁一阵暗爽。

虽然这笔没有花在他自己身上,暂时也得不到什么实际好处,可是光看李长奇这表情,他就觉得这二十五亿花的相当超值。

让一个医德高尚的人目瞪口呆,可远比让一群低端拜金女震惊有成就感多了。

因为前者不但需要钱,更要在精神层面上让对方高山仰止,而后者,只需要大把撒钱就完事。

这相当于拿超我比本我,根本不在维度上。

可惜了,要是系统把李长奇选为散财目标,那我现在多半已经散财成功,返现和强化点全到手了吧?

这系统自动选择,随机性还真强。

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傍晚,肖楠午饭都还没吃,现在亢奋劲儿过去,忽然感觉饥饿难耐,起身就打算闪人。

神豪嘛,必须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否则还怎么装高端逼?!

“那……那位陈家表弟,请您留步!”

李长奇从眩晕中回过神来,急忙起身道。

“怎么,钱还不够吗?难道是东海市的地价又涨了?没事儿,那我再给你转二十亿。”

“噗~!”

李长奇见肖楠还要转钱,差点被惊出癫痫。

“够了够了,不用再转钱了,二十五亿不少了,绝对能办成您交代事情。”

“哦,既然不是钱的事,那你叫我干什么?”

肖楠随口问完,忽然心头一凛。

我靠,你不会想要我自己去搞地皮,然后自己把楼盖好吧?

千万别啊,我是有钱,可我没那个关系和背景啊,你让我去搞这些,那我还不两眼一抹黑?!

“那个……这么大一笔钱,这么大一个计划,我……我必须让财务给您开个收据,然后再去请院长、副院长跟您详谈,签个合作协议或者备忘录什么的。”

李长奇道。

“哦,原来你说这个。没这个必要,我信得过你的人品和医德,这事儿就全权交给你去办了。”

肖楠暗松口气,开门就要往外走。

李长奇听得眼眶都红了,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加感动!

这可是二十五亿啊,整整二十五亿!

就因为相信自己的人品,这位陈家表弟居然连张收据都不打算要。

他行医十几年,还从没被人这么信任过!

看着肖楠的背影,他忽然明白了古人为何会有“士为知己者死”的说法。

能得到这样一份信任,他也愿意为了这位陈家表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

“那位陈家表弟,您……您就真的这么信任我吗?”

“根据我的印象,我们之前好像从未见过,在完全不知道我的底细的情况下,就贸然转给我二十五亿巨款,这……这简直太疯狂了!”

肖楠被问的一时语塞。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他之所以转这么多钱给李长奇,纯粹是因为李长奇之前没收他的红包,所以对他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加上对方又是晓婉的主治医生,所以就随手转了,根本没想这么多。

毕竟这钱都是被绿风刮来的,又不是他辛苦挣的,花起来完全不用心疼。

肖楠想了想,没想出什么能装逼的完美回答,干脆朝李长奇神秘一笑,转身开门走了。

没错,哥就是这么迦叶尊者,就是这么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医生,我为啥信任你?

你自个儿慢慢猜去吧。

看着陈家表弟潇洒而清瘦的背影,缓缓消失在走廊尽头,李长奇站在门口,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他有些猜不透,陈家表弟那个神秘笑容背后,到底隐藏了几重含义。

没有人会随随便便把二十五亿巨款交给一个陌生人打理,哪怕是喜欢定小目标的国民公公王伯伯,也绝做不出这种事。

因为二十五个亿,已经不能算是个小意思,而是一个中等意思了。

所以陈家表弟的笑容里肯定暗含有许多不方便明说,或者不想明说的潜台词,甚至庞大布局。

李长奇左思右想,忽然想到一种可能,瞬间心头一凛,汗毛倒竖。

“我懂了,他之所以朝我微笑,其实是想告诉我,我提的这个问题根本就是个笑话!”

“我们虽然是初次见面,但他凭借深不可测的实力和人脉,其实早已对我的一切了如指掌,

他知道我既没那个心,也没有能力,更没那个胆量去贪污这笔巨款!”

“所以他才会表现的如此放心,如此随意!”

“这也完美的解释了他为什么连个电话号码都没跟我互换。

他恐怕早就已经把我查了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甚至连我的档案和银行账户看过了,自然不需要再找我问一次号码。

至于之前他为什么还要找我要银行卡,恐怕是考虑到我的感受,不想一上来就让我有种隐私被侵犯都感觉!”

“对了,我记得他在出门时还有一个用力拧门把手的细微动作,

这动作迅猛有力,充满了让人心惊胆战的威慑力,以至于我的脖子现在都感觉微微发凉!”

“他很可能是在通过这个动作警告我,他可以花一笔巨款去救一个小女孩,追一个女人,造福全华夏的肿瘤患者,也同样可以花一笔钱,让人拧断我的脖子!”

“我的天啊,没想到他的一个微笑和拧把手的动作里,竟然暗含了这么庞大的信息量,甚至把我的性命也包含了进去!”

李长奇瞬间倒吸一口凉气,浑身都开始瑟瑟发抖。

“天啊噜,这……这就是上位者所用的驭人之术吗?”

“简直太恐怖了,他一方面给了我莫大的信任,让我如遇伯乐,如遇知己,恨不能为他披肝沥胆,鞠躬尽瘁,

而另一方面,又无声无息的对我发出警告,在我头顶倒悬起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让我丝毫不敢心生贪念!”

“双管齐下,恩威并施,没想到他如此年轻,驭人之术就已经使用的如此炉火纯青!”

“如此恐怖的财力,如此老辣的手腕,错不了,他一定是来自某个大财阀或者大豪门!”

“不行,我得赶紧找院长汇报这件事,哪怕是拼了命,我也要把这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办圆满,绝不浪费哪怕一分钱!”

就在李长奇汗流浃背的去找院长时,肖楠已经快步出了医院。

他根本没想到李长奇不但成功悟了他的笑,还举一反三,从他的一个疏忽和开门的动作里悟出这些鬼东西,否则他一定会告诉李长奇。

大哥,有空给你的门锁上点油,都涩了,我不用力根本尼玛拧不动啊!

至于换号码的事,我是真忘了,但这也不能怪我,谁猛然间开了系统,脑子不得激动的忘点事儿啊?!

我没当场变范进就已经很牛批了好嘛!

肖楠在街对面的早点铺子里买了一碗炒面,一瓶牛奶,囫囵吃完之后,直接步行去往两公里外的步行街。

在初步完成了陈婉清的散财计划后,他现在迫切想做一件事——给爸妈买台按摩椅!

让人膜拜是个技术活儿,从最初的狂喜中回过神来以后,他除了开始上网翻阅相关书籍之外,心中更多的,则是对父母的愧疚和懊悔。

在看到陈婉清母女的遭遇后,他忽然成长了许多。

他不知道自己是着了魔还是被猪油蒙了心,明明打工存了一万多块,却一心只想着给徐梦萦买包,完全忘了千里之外的父母。

生而为人,在赚到第一笔钱之后,第一件最该做的事情,难道不是买些东西,好好孝敬一下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的父母吗?

乌鸦还知道反哺,羊羔还知道跪乳,我可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啊,怎么就踏马的有了女友忘了爹娘呢?!

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一想到这件事,肖楠就感觉无地自容,恨不能正反抽自己一百个耳光。

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老家东阳市也在江南省内,距离现在上学的东海市不到五百公里。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很早便去世了。

父母都是农民。

他们农忙时下地干活,农闲时去镇里的工厂打工,一年辛辛苦苦,大概能攒下三四万,虽然不是什么富贵家庭,但在村子里,也算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人们都说农村人能吃苦不怕累,可那都是被逼出来,不是自愿的。

何况再结实的身体,在经过长年累月的劳作后,也照样会落下一身病。

肖楠算比较幸运的,父母的身体还算不错,没得过什么大病,也没有三高,就是肩颈和腰椎一直都不太好,所以他就想用存下来的一万多块给他们买台按摩椅,让他们也好好体验体验啥叫舒坦。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在肖楠满怀愧疚的杀向步行街旁的电器城时,陈婉清也已经陪女儿吃过晚饭,独自从医院出来。

她有些绝望的来到门口,等不多时,一辆红色的艾玛电动车从路边驶来,在门口停下。

她上了车。

开车的是个同样二十六七岁的女人,长相清丽脱俗,身材纤细窈窕,至少8分以上,名叫夏慧文。

她是陈婉清的大学同学兼闺蜜,至今单身。

“婉清,就真的没别的办法了吗?”夏慧文无奈道。

“没了,除了去找那个家伙,我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晓婉的病需要尽快手术,否则手术风险会越来越大,后遗症也会越来越多,我已经没法再等了。”

陈婉清默默垂泪。

在女儿确诊以后的一年半时间里,她算是见识了什么叫世态炎凉,什么叫人情薄如纸。

在一年半前,虽然她的日子也过得拮据,还有个孩子,可凭借着出色的外表,稳定的工作,

那些老同学,尤其是大学时期的男同学,还是会时常跟她献献殷勤,拍着胸脯说一句自己现在混得特别好,有什么事尽管找他们。

可自从女儿确诊,自己真的开始向他们寻求帮助时,除了夏慧文这个好闺蜜始终在竭力帮她之外,那些曾经信誓旦旦的老同学们却全都集体换了一副嘴脸,

还算有底线的,会找个理由婉拒,或者借个几百几千块意思意思,而那些没底线的,直接张口两万包养,闭嘴一万陪睡,根本丝毫不念一点同学情,凉薄的让人齿冷。

这一年多里,为了能赚更多的钱,她辞去了原本稳定的会计事务所工作,选择白天送外卖,晚上去夜店跳钢管舞,每天工作十八小时,人都快累垮了,可就是这样,还是依旧凑不齐手术费。

她曾经试图联系晓婉的生父,可根本联系不上,

她也曾经放下尊严,去向父亲求助,可当父亲听说自己的亲外孙女得了绝症,迫切需要手术费后。

身为外公,他非但没有任何要帮忙的意思,反而直接说等孩子死了以后,他可以马上安排她嫁给某个离婚经商的有钱人。

她绝望了,真的绝望了。

手术费的重担就像一座大山,已经压断了她的脊梁和尊严。

她再也撑不下去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放弃所有尊严,彻底出卖自己的身体,以换那取筹集五十万手术费的机会。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王八蛋,都踏马的是一群薄情寡义,趁人之危的混蛋!”

夏慧文气的狠狠一掌拍在车把上,跟着激动地说,“要不我把房子卖了吧,反正那房子我也不喜欢,卖了以后,扣掉银行贷款,至少能套现十几万!到时候我再去四处借一下,说不定手术费就够了!”

“绝对不行,你已经为了我把车卖了,我绝不能再让你把房子也卖了,那样我就太对不起你了!”

陈婉清用力摇头,死也不答应。

夏慧文叹了口气,忽然道:“码的,咱们长得也算不错,日子也快过不下去了,怎么就碰不到像网文里那样的帅哥神豪,把咱们救出火海,给咱们数不清的钱花呢?!

要是有那样的人出现,他就是要我当场脱了跟他玩多人游戏,我也一定答应他啊!”

陈婉清苦笑一下,没有接话。

生活不是网文,她就算有那个卖身的心,没找不到门路把自己已经生过孩子的身体卖到那么高的价钱。

那可是五十万,别说她这样的单身母亲,就是大学里那些花季美女,都未必能值那么多钱。

不知为何,陈婉清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个满口花花的臭流氓。

唉,如果他真那么有钱就好了,相比起猪狗不如的唐正,他最起码还像个人,被我打了以后还知道害臊。

可惜他看上去比我还要穷,别说一个亿,恐怕就连一万块也未必拿得出来。

电动车在路上行驶,两旁的街道不住倒退,刮起闷热的风,可她的心却是一片冰凉。

两人沉默不语,不多时便到了国际酒店。

“婉清,真不要我守在外面吗?”夏慧文难过道。

“算了,你帮我去陪着晓婉吧,我怕她等会醒了看不到我,会哭。”陈婉清颤声说着,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嗯,我知道了。”夏慧文点点头,擦了擦脸上的泪,骂句该死的世道,该死的老天爷,该死的唐正,调头离去。

陈婉清目送她离开,转头看向金碧辉煌的大堂,感觉那敞开的大门就仿佛是魔鬼的大嘴,正要将她一口吞噬。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216号包厢,陈婉清推门而入,视线扫过满桌的山珍海味,白酒红酒,落在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身上。

那秃顶男人正在吃东坡肘子,吃的满嘴油腻,恶心至极。

他见陈婉清来了,喝口红酒,得意笑道:“来啦,我早就跟你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没有我点头,你别想通过任何一个渠道筹到手术费!”

眼前这个相貌猥琐的秃子就是唐正,是风雨筹在江南省的总负责人。

一年前他来东海市视察,意外发现了来送申请资料的陈婉清,瞬间惊为天人,开始三番五次的邀请陈婉清吃饭,并在得知是她女儿病重后直接提出了包养要求。

那时的陈婉清还没有到心力憔悴的程度,自然断然拒绝,

谁知唐正直接来了个釜底抽薪,联手其他众筹组织负责人把她的申请全给驳回了,还顺便搞了些泼脏水、删帖的小动作,硬是逼的陈婉清走投无路。

陈婉清看着唐正那张恶心的脸,恨不能一刀把他捅死,哪怕是自己事后要被枪毙也认了。

可她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做,因为晓婉还在等着手术费开刀。

她深吸口气走到唐正面前,颤声道:“唐总,我……我知道错了,我愿意答应你的要求,只求你立刻批准我的筹款申请,我女儿的病真不能再拖了。”

多么悲哀,唐正甚至都不用自己出钱,而是利用手中权利遮住了广大爱心人士的眼睛,让他们无法发现陈婉清母女,就逼得陈婉清走投无路。

这就是掌握网络平台的好处,他就像掌握了天神才有的霹雳手段,他让你死,你就瞬间湮灭,化成飞灰,连在菜市口喊冤的机会都没有。

“没问题,只要我一个电话,你的筹款申请不但马上可以通过,而且筹款金额还可以从五十万提高到一百五十万,

除此之外,我还会向上头申请提高你女儿的流量分配,让你在最短时间内筹到钱。

区区一百五十万,不到半小时就能搞定。”

唐正说完,忽然神色一冷,朝陈婉莹岔开双腿,狞笑道:“但是现在,我要你跪下,然后用嘴解开我的拉链,把我伺候好!”

巨大的屈辱感让陈婉清不住颤抖,可迫于现实的困境,她还是流着泪慢慢蹲了下来。

她只能这么做,因为只有这么做,她的女儿才能活命。

她的膝盖慢慢弯了下来,就在即将跪倒尘埃的瞬间,她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陈婉清一怔,下意识用手撑住桌椅,重新站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是主治医生李长奇的电话,不禁心弦一紧。

该不会是晓婉出了什么事吧?!

她赶忙接起电话,却听电话那头的李长奇颤声道:“喂,陈女士吗?您……您能立刻来医院一趟吗?我们院方有急事找你!”

“怎么,是晓婉出了什么事吗?”

陈婉清吓得魂飞魄散。

“不是不是,晓婉现在好得很,已经被我们转送到最好的VIP病房了,现在正跟两名护士在玩跳棋。我想跟您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您的表弟……不……也不一定真是您表弟,他……他已经以您的名义给我院捐了笔钱,因为数额太大,我们院方想和您亲自开会商量一下具体怎么使用这笔钱。”

陈婉清都听傻了:“李医生,您……您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什么不一定是真表弟,什么VIP病房,我完全不知道,根本住不起呀?!”

“陈女士,我李长奇从不拿病人的事情开玩笑!”

“劳烦您尽快过来一趟吧,这事儿电话里说不清,那可是整整二十五个亿的捐款,没有您点头签字,我们现在是一分钱也不敢动啊!”

“轰!”

陈婉清的脑袋仿佛在瞬间被天雷击中,直接愣在当场。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肖楠徐梦萦《开局散财九千九百万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