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秦言季月涵小说免费阅读

砰的一声,季月涵抓着秦言狠狠摔在地上,秦言昏厥前仅发出一道哀嚎,在地上抽搐两下便没了动静。“登徒子,竟敢占我便宜….该杀!”凌厉的剑气自剑尖涌出,季月涵森冷如雪的目光落在秦言身上,一剑削向他的脑袋

书评专区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第2章 师父,你漂亮得像个妖精免费阅读

砰的一声,季月涵抓着秦言狠狠摔在地上,秦言昏厥前仅发出一道哀嚎,在地上抽搐两下便没了动静。

“登徒子,竟敢占我便宜….该杀!”

凌厉的剑气自剑尖涌出,季月涵森冷如雪的目光落在秦言身上,一剑削向他的脑袋。

当剑气快抵达秦言脖颈时,季月涵的动作戛然而止,绝色娇容上浮出一抹红晕。

“无妄圣体…..沉寂十八年后,将有逆天反转。”

“不光是厚积薄发,还能夺天地造化、争天道,属于苍天眷顾的体质…..只要他成长到十八岁必会一鸣惊人,倘若这样杀了,确实有些可惜。”

季月涵内心暗自思量。

其实她曾是九天女帝,在九天之战中陨落,不曾想重回到了千年前。上一世的她,一心追求证道,一路杀成九天女帝,这一世,她亦是如此打算。

虽不知为何,重生后竟带回上一世所受之伤,疗养七年,直到一年前方才彻底复愈,但凭借上一世的经历,这一世她注定还会重回巅峰,且会更强!

季月涵对秦言出手相救,只因看出他拥有无妄圣体,即便拥有千年经历的她,曾经也未曾见过传说中的无妄圣体,只知其逆天传闻。

在从叶家人手中救下秦言后,季月涵隐约猜到,“难怪上一世未遇此人,凭借无妄圣体绝不会默默无闻,定会出现在千年后的九天之战,原来是半路夭折被人杀了。”

无妄圣体虽然强大,前期却有十八年的蛰伏时间,这期间,拥有无妄圣体之人,甚至会被人认为无法修炼,所以更准确的说,无妄圣体强在十八年后的觉醒,之后便会如雨后春笋,一日千里!

不光修炼天赋逆天,无妄圣体更能争天道,世间机缘皆倾向于它。

季月涵出手救下秦言,也是想靠他寻得更多机缘,以便助她早日重回巅峰,赢下千年后的那场九天之战。

一雪前耻!

“或许他只是被打懵了才会冒犯我,此人看上去也不轻浮,先带回去吧。”

季月涵轻咬朱唇,略思一下,弯腰拎起秦言离开。

六月的鼎城,下起了雪。

“小姐,岑瑶想离开鼎城。”

一位身穿嫁衣的少女,美眸通红,跪在一位秀色可餐的同龄少女面前。

“小瑶,秦言已经不再是秦家人,你可以再次回到我身边了,没人敢说你嫁给过他。”叶璇灵道。

岑瑶轻咬朱唇,神色复杂,而后语气坚定道:“小姐,我只想离开鼎城…..”

她在乎的并非外人看法,而是今天之事,让她对整个鼎城产生一股无力感,好似一块巨石堵在胸口,难以呼吸,一心只想远离鼎城,离开这个人情冷漠的叶家。

叶璇灵看着情同姐妹的少女,柳眉微蹙:“小瑶,你是在怪我将你嫁给那个废物吗?”

“奴婢不敢。”岑瑶赶忙摇头,道:“秦少主虽无法修炼,但也非我一个丫鬟可以高攀,小瑶从未因嫁给秦少主而委屈…..”

“…..”

叶璇灵冷哼一声,道:“别什么秦少主了,小瑶,我实话告诉你,其实将你嫁过去并非我的主意,也非叶家主意,而是他们秦家大长老的主意,他们秦家早已不将那个废物当作少主,这次与我们联手合作,只是想名正言顺的赶走秦言。”

任凭叶璇灵如何劝说,岑瑶不为所动,一心只要离开叶家、离开鼎城。

无奈之下,叶璇灵只好不悦的答应,放岑瑶离开。

叶家堂屋。

此刻,除了家主叶鹏、叶璇灵的堂哥叶昊外,还有秦家大长老秦忠,及其儿子秦烈。

堂屋内欢声一片,似给六月飞雪的鼎城,余进了几分温暖。

“爹。”

叶璇灵走进堂屋,轻扫了秦忠父子一眼,便走向父亲和堂哥身边。

原本面色平常的秦烈,在见到少女后,脸上突然生出一抹不自然,眼神躲闪,有意无意地往叶璇灵身上瞧。

实在是少女太过惊艳,整个鼎城,怕是找不出第二个能与之并肩的存在!

秦忠注意到儿子的眼神,暗暗摇头,但没有当众说什么,而是看向叶鹏道:“叶兄,我们都等许久了,怎么还没有消息?”

叶鹏朝外面看了一眼,笑道:“秦兄别急,就快了。”

“爹,你们在说什么?”

叶璇灵眨了眨长睫毛,面露不解。

叶鹏还未吭声,堂哥叶昊率先道:“璇灵,我们派人去除秦言那个废物了,等他离开鼎城,便是他的死期…..或许是那几个不省心的家伙,杀完秦言又去了其他地方快活,不过我已经派人去寻,想必很快就回来了。”

“什么?爹,你们要杀他?不是赶走就好了吗?”

叶璇灵闻言,不解的看向父亲,与她之前所想的不同。

“璇灵,这是为了你好,免得有后顾之忧。”叶鹏语重心长的看向女儿。

“此子若是不除,倘若他父亲秦康回来,那你我两家都会危险。”秦忠出声,眸中掠过一抹森冷,“只有除掉他,即便秦康回来,我们也能说是秦言执意离开鼎城…..死无对证,倘若秦康要与我们为敌,我们也能名正言顺的联手对付他!”

叶璇灵蹙眉露出几分凝重,但事已至此,她也没说什么,要怪就怪那个废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且在自己家族都不被人喜,所以才会走到这一步。

“家主!”

这时,一位棕色仆服的男子冲进堂屋,面色惶恐道:“不好了家主…..我们叶家三人被人斩下头颅…..没找到秦言的尸体…..”

轰!

霎时间,仿佛有一股寒风袭入堂屋,众人眼瞳骤缩。

时间静止了一般。

….

“爹,秦言万一没死怎么办?”

走在路上,秦烈魂不守舍道。

秦忠捋了捋长须,沉思道:“不急,秦康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我们先查查他是否有暗中派人保护秦言,毕竟,秦家还有个别老顽固对我模棱两可,我们还不算稳赢。”

“叶家也不可全信,我们之间只是互相利用,他叶家免去圣女嫁给一个废物,我们父子得以翻身夺得秦家之权。倘若真走到山穷水尽那一步,我们便把麻烦推给叶家,反正是叶家人去杀的秦言,与我们父子何干?”

秦忠双手背负,眸中映入白茫茫的雪道。

“爹,你真聪明,叶家被我们拿刀使了。”秦烈附和笑道。

啪!

“傻瓜,别把叶家想得这么简单,叶鹏那老狐狸也可能出卖我们父子!”

秦忠顿下脚步,用手拍了一下儿子后脑,恨铁不成钢道:“烈儿,你刚才一直偷看叶家的圣女,是不是对叶璇灵有意思?”

闻言,秦烈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点头道:“爹,秦言大概率已死,我秦烈也算是鼎城的天骄,追求叶璇灵,应该也有机会吧?”

看着儿子这副模样,秦忠暗暗摇头,厉声道:“烈儿你听好,你想要鼎城任何一个女人,为父都不会拦你,但唯独这个叶璇灵,你立刻打住念头。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此女比之秦康还要妖孽,绝非鼎城这种小地方所能束缚的,不想有麻烦,趁早打消对她的念头。”

“是,爹…..但假若我取得祖地之福呢?”

秦烈眼中透出凛冽,不甘的抬起头。

祖地之福…..秦烈神色变幻,想起秦家流传千年的传说,秦家先祖曾在祖地留下机缘,被称为祖地之福,可没人知道究竟是什么,也无从验证是真是假,曾也有秦家人去寻找过,皆是无果而终。

见儿子提起祖地之福,秦忠皱眉道:“荒唐,即便你有大帝之姿,你也把握不住这个女人。”

“爹…..孩儿知道了。”

秦烈心有不甘的握起拳头,看似听进了父亲的话,其实心中却下定主意,一定要寻到祖地之福,那张秀色可餐的娇容已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今生若得此娇妻,子非亲生又何妨?”

….

崇山峻岭,白雾萦绕,在险峻的山峰之上,坐落着几间棕红色的阁楼。

野居峰域,聊无人烟。

季月涵将秦言放到一间房内修养,喂食他丹药后便不再管,直到小半天后,秦言方才从浑浑噩噩的梦中醒来。

“小美妞竟敢扔我,可是在我梦里啊…..咦,这里是?”

刚起身的秦言神情一滞,映入眼帘古代风格的屋子,下一瞬,一股庞大的记忆自脑海苏醒,宛若晴天霹雳,令得他面露骇然:“我、我穿越了?”

咯吱!

这时,扇门被人推开,一道高挑的倩影步入房内,那张绝色的娇容携着冰冷,好似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光是触及季月涵的目光,秦言便不由得泛起一身鸡皮疙瘩,且认出季月涵后,更有些惊恐,凭借身体前主临死前的记忆,秦言知道了季月涵一剑削掉三个人的头颅,杀人不眨眼…..而自己却调戏了她…..

秦言赶忙从床上下来,道:“秦言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愿今后只为姑娘…..”

秦言已经清楚自己的情况,虽然也怕季月涵,但仍能意识到,如果自己待在对方身边将会更加安全,至少不用惧怕秦家、叶家的追杀,一切等到自己那便宜父母回来再说。

季月涵冷冷地看着秦言,默不作声,令得秦言汗流浃背,也不敢抬头看她。

半晌后,季月涵方才出声:“跪下,我有些事要与你说。”

“嗯?”

秦言骨子里流淌的宁死不屈的血液,让他下意识抬头与季月涵对视,稍显抵触。

季月涵愣了一下,没想到原本表现出畏惧之色的秦言,竟因自己让他跪下而显出不满。她让秦言跪下也是有缘由的,想收这个无妄圣体的人为徒,既能助她寻到诸多机缘,对抗九天之战,而她也会反过来保护秦言。

见到秦言的态度,季月涵不仅不生气,反而生出一种别样的感觉,感觉自己小看了这位少年。

“跟我来吧。”

下一刻,季月涵转身离开,不再纠结让秦言下跪之事。

秦言不敢怠慢忙是跟上,走出屋外,看到四周稀薄的云层,错愕道:“这是哪里?”

季月涵语气清冷道:“这里曾是万毒门的巢穴。”

轰!

听到万毒门三个字,秦言下意识面露骇然,道:“万毒门…..你、你是万毒门的人?”

万毒门是一个比较有名的邪恶势力,甚至有屠灭鼎城的实力,连叶家、秦家都不敢主动招惹万毒门,即便很多人都知道他们干尽坏事,但却没人敢说围剿万毒门为民除害。

季月涵回眸看向秦言,淡淡道:“世上已没有万毒门,我已将他们满门屠尽,今后这里是我的地盘!”

“嗯?”秦言神色一怔,错愕地看向季月涵:“你、你一人屠尽了万毒门?”

“不行吗?”

“行、真行….前辈为民除害啊!”

秦言心中复杂,赔笑道。

季月涵没说什么,只是问了秦言的名字。

二人来到一间阁楼,季月涵拿出一只类似碗形的容器,看向秦言道:“秦言,你可愿拜我为师?”

“叮,很正经的系统已开启!”

“请宿主答应拜师,拜师完成,将会奖励提前苏醒无妄圣体。”

一道机械般的电子音在秦言脑海乍响,令得他神色大变:“系统…..网文….诚不欺我啊!”

在系统开启时,一股信息随之被秦言融汇,发现自己并非天生废材,反而是万中无一的修炼天才,拥有无妄圣体。

如今只需答应拜师,便能提前两年苏醒无妄圣体,走向人生巅峰…..即便没有系统,秦言也会拜师,不为别的,至少留在季月涵身边能够保命。

而系统的开启,无疑是双喜临门!

“弟子秦言,拜见师父。”

下一刻,秦言果断行礼,给了季月涵一个猝不及防的回应。

季月涵微微一怔,冰冷的娇容显出一抹喜色,收下这位徒弟对她来说也是如虎添翼,语气变得温和几分:“好,言儿,你先咬破手指,将血滴在这里面。”

季月涵持着容器,递到秦言眼前。

“咬破手指?师父,我们这是要干嘛?”

季月涵亦不隐瞒,如实道:“言儿,我要与你签订咒术,需你滴血完成,假若有朝一日你背叛我,便会遭受万虫噬心之苦。但你放心,只要你不背叛为师,便不会有任何危险…..我会与你一起签订咒术,如果为师置你的性命于不顾,同样会承受如此后果。”

说着,季月涵率先咬破玉指,绯红的血珠滴入容器,当即亮起诡异的黑光,看上去极为瘆人。

“…..”

秦言大脑一片空白,什么情况?

对于丝毫不知季月涵身份的秦言而言,季月涵的行为无疑太极端,简简单单一场拜师,居然举行的如此沉重,好似要把两个人的性命系在一起。

虽然秦言断不会背信弃义,但面对这种情况,一时间还是有些惊悚,似乎因为骨子里流着这个世界的血液,很快便是相通,他也算见识了这个世界的人情冷暖,师父对徒弟有些防备又何妨呢…..更何况,季月涵率先滴血表明心意,让秦言没理由拒绝这个救命恩人。

再细看自己的师父如此养眼,美得不可方物,秦言觉得血赚不亏!

秦言举起一根手指,递向季月涵:“师父,你帮我咬,我还没试过…..怕咬不破。”

“啊….这….不然你把胸前的血滴进来几滴吧!”

季月涵看了一眼,不太想咬秦言。

秦言也觉得这个办法好,于是把手伸进胸口抹了一把,神色一怔:“完好无损…..我身上的剑伤呢?难道系统帮我修复好了?”

念及此处,秦言只能放弃这个办法,同时也看出了季月涵嫌弃自己,只能强忍着疼痛咬破手指,将血滴进容器中。

轰!

一束黑光自容器内飞出,抛出一道弧线,它在空中分为两束,分别钻入秦言与季月涵的眉心处,消失不见。

季月涵与秦言身躯一震,算是顺利签定咒术,今后谁也背叛不了谁。

秦言看着眼前秀色可餐的师父,内心涌过一抹暖流,融合前身的记忆后,让他对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更加重视:“师父比叶璇灵好看多了…..”

叮!

“恭喜宿主,拜师完成,奖励苏醒无妄圣体。”

电子音随后响起。

秦言只感觉腹部有股暖流涌出,体内好似即将冲出一股力量,让他整个人泛起光芒。

见状,季月涵面露吃惊:“怎么会…..无妄圣体…..怎么这时候苏醒了?”

轰!

一股狂暴的力量自秦言体内飞出,直击苍穹,虚空中盘绕的云彩顷刻间被震散,出现一个诡异的漩涡,那漩涡里面电闪雷鸣,隐约可见两条龙一般的影子,摄人心魂。

轰隆!

头顶一道惊雷乍响,季月涵抬起臻首,眸中映照出两道闪电,一黑一白。她忙是后跳几步,撤开身形的同时,道:“言儿,站着别动,你的机遇来了。”

“师父,你叫什么名字?”

“季月涵。”

劈啪!

一道犹如黑龙般的闪电率先劈下,迅猛无比;秦言俊美的脸庞被一股劲风挤压,恐怖的力量朝他俯冲下来,仿若要将他吞噬…..

一黑一白,两道粗大如龙的闪电,齐齐轰在秦言身上。

一时间,秦言仿若失去意识,仍能隐约感觉到自己没有倒下,正有一股力量自体内苏醒,仿佛是破壳而出的幼苗,生机盎然。

“怎么会这么快呢…..”季月涵在一旁禾眉紧蹙,满腹疑团:“难道我之前低估了他的潜力?无妄圣体需十八年的沉淀,可若遇见潜力妖孽之人,难道还会提前苏醒…..我这算捡到宝了吗?”

季月涵俏脸露出一抹笑容,令得方圆百丈内的万物,黯然失色。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

秦言睁开双眼,星眸中各掠过一白一黑两束光纹,转瞬即逝,正是先前漩涡中的黑白两道闪电,分别激活了他的天赋,以及唤醒他对世间机缘的吸引。

二者加持一身,便是传说中的无妄圣体!

“洪体境五重…..我竟然直接达到了洪体境五重?”秦言感受着体内力量,意外道。

据苍渊大陆记载,修炼一道共分为洪体、武相、灵海、化法等九大境界。

其中以洪体境为始,洪体境内又分九重小楼,九个小境,而下一大境的武相境只有八重小楼,之后的灵海境则是七重小楼,小境界会随大境界的出现而递减,因为越到后面,这些小境界的力量已不足为谈,很难再细分出来,全以大境界为主。

秦言苏醒无妄圣体后,竟直接达到洪体境五重,要知道,鼎城最妖孽的天骄叶璇灵,现在才不过洪体境九重,洪体境五重放到鼎城,以秦言的年纪来说也算不错的天赋,更何况,秦言还是一天达到的!

可想而知,秦言心中是何等的惊喜?

季月涵美眸中透出惊讶,走上前道:“言儿,难道你以前一直在尝试修炼?”

闻言,秦言沉思回忆,曾经的自己虽被断出无法踏入修炼一途,但身体的前主并未因此放弃,反而一直在尝试努力修炼,哪怕在成亲的前一晚,秦言也在刻苦摸索修炼之道…..

秦言忽然想到什么,道:“师父,我现在的境界,难道是之前打下的基础?”

季月涵微微颔首,道:“嗯,无妄圣体比较特殊,按理说,你本不可能在十八岁前苏醒圣体,想必是因为你没有放弃修炼,所以才会这么快苏醒圣体,并且助你一举达到洪体境五重!”

此刻,季月涵心中对秦言更加满意了:我真是捡到宝了,遇到这样一位努力的徒弟…..

秦言只考虑了季月涵提及自己拥有境界的缘由,对于无妄圣体的苏醒,秦言更清楚,这是系统的作用。

至于季月涵怎么知道自己拥有无妄圣体?秦言也没询问,只以为见多识广。

随后,季月涵询问秦言的身世,及被人追杀的缘由。秦言也将事情悉数诉说出来,而且待会儿,他还想请季月涵帮个忙,这个忙不是他所需,而是身体前主临死之前,在体内留下的强大夙愿。

在得知秦言的遭遇后,季月涵娇容上覆上一层寒霜,她提起利剑,转身就欲离开。

“师父,你要干嘛去?”

秦言出声询问。

季月涵顿在原地,回眸看向秦言,语气森冷道:“我去帮你将叶家、秦家杀个干净,我的徒弟,他们欺负不得!”

秦言心中涌出感动,但却上前摇摇头,认真道:“师父,我与叶家、秦家的仇,无需你多心,仇,我一定会报,而且我要亲手来报!”

秦言的语气铿锵有力,虽然曾经的秦言已死,但脑海中留下的不甘与愤怒,一直缠绕在现在的秦言脑中,让他感同身受。

所以此仇,必须要报,且必须他亲手来报!

既算了却心头之怒,也算慰藉身体的前主。

见秦言这般态度,季月涵没有坚持,反而认为秦言不屈不挠有志气,心中更对这个徒弟满意几分,露出一丝笑容道:“嗯,为师会好好指导你的修炼,凭借无妄圣体,想必用不了几年你就能亲手报仇!”

看着露出笑容的季月涵,秦言不由得看呆了眼。这是他第一次见季月涵笑,原本就倾国倾城的容颜,没想到笑起来更加绝美无比:“师父,可有人说过,你漂亮得像个小妖精?”

“小….?”

季月涵娇容一怔,脸上的笑意顿时敛去,再次恢复成冷冰冰的神色:“言儿,不许在为师面前无礼,下不为例!”

四周的温度仿若瞬间降到冰点,秦言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意识到季月涵对此事极为抗拒,赶忙说是口误。

同时心中泛起狐疑,既然这么讨厌这种行为,那之前自己还想出手摸她,她怎么还愿意收自己为徒呢?

难道是我的错觉…..我根本没有伸手?

“师父,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岑瑶,你不该因为一个废物离开叶家,我们圣女待你不薄!”

“要杀就杀,用不着说这些废话。”

少女一双美眸视死如归,粉拳紧握。

她念在与叶璇灵相处十几年的感情上,临走之前,特地回叶家向叶璇灵辞别,不曾想,她才刚出鼎城,叶家便派人来追杀她….岑瑶心中五味杂陈,后悔回去叶家辞别,应该直接离开,并非她害怕叶家知晓自己的动向后前来追杀,而是觉得,叶家配不上自己的辞别!

“既然如此,我便给你个痛快。”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握紧利剑斩向少女。

少女闭上美眸,等待兵刃划过自己的脖颈。此刻,她脑海中竟出现了那道狼狈离开鼎城的背影:想必秦少主已经先我一步…..

锵!

一道金属声响。

男子手中的利剑突然断裂,虎口撕裂,利剑径直脱手而出。

“是何人?”

中年男子迅速抬头看向前方,只见一男一女正朝这边走来。

当看清前方少年的模样后,男子顿时面露骇然:“秦….秦言?!”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秦言季月涵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