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田思思萧涧离,偏执摄政王的农家小甜妻小说免费阅读

夜色渐浓,田思思平复情绪后,松开了萧涧离。低头整理衣服时,看到了萧涧离腹部渗出的血迹。“啊,你这伤口怎么又裂开了?”说着,急忙起身,想起刚刚自己陷在情绪里,也没轻没重的,估计是不小心压在伤口上了。有点

书评专区

偏执摄政王的农家小甜妻

偏执摄政王的农家小甜妻》免费阅读

夜色渐浓,田思思平复情绪后,松开了萧涧离。

低头整理衣服时,看到了萧涧离腹部渗出的血迹。

“啊,你这伤口怎么又裂开了?”

说着,急忙起身,想起刚刚自己陷在情绪里,也没轻没重的,估计是不小心压在伤口上了。

有点紧张地捡起地上的背篓和镰刀,急匆匆往洞外跑去。

边跑边喊,“你等会,我去找点草药。”

萧涧离看着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的田思思,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却好像裹了蜜一样,甜甜的。

薄唇轻启,小声嗤道,“这傻丫头。”

没一会儿,田思思便捧着一堆草药跑了进来。

低头处理草药时,随口说了句,“把衣服脱了。”

萧涧离一听,眼睛眯了下,嘴角向上,眉毛轻挑。这丫头,总是这样,“语出惊人”。

田思思将草药放在石块上捣成泥,摊在一片宽大的叶子上。

转身一看,萧涧离坐着一动不动,皱了皱眉,怎么衣服还没脱,难道手也伤到了?

有点紧张地问,“你怎么了?还有哪不舒服”

说着,田思思上前,手伸向萧涧离的腰,麻利地解下腰带,脱了外套,里衣。

萧涧离低着头看着田思思,一副任由处置的“娇弱”模样。

只是微搓着的手指,还有一瞬间慌乱的眼神,透露了他的紧张。

这小家伙手脚如此麻利,难道经常帮男人脱衣服?

想到这个可能性,萧涧离顿时心生不爽。如果让我知道哪个小兔崽子在她面前脱过衣服,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田思思并不知道就这么一会儿,萧涧离的心思已经转了几转。

拉起萧涧离的手仔细看了下,确实有几道伤。而且伤口还有点化脓的倾向,得赶紧处理了。

仔细地上完药,田思思这才发现,眼前的男人,身材真好!

宽肩窄腰,而且,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哇哦,好家伙,这腹肌,层峦叠嶂,真的是绝绝子!田思思差点吹了声口哨。昨天急着处理伤口,都没仔细看呢!亏大发了!

就是腹部这几条疤有点碍眼,改天得找点药,看看能不能去掉了。

萧涧离看着田思思一会儿露出个色咪咪的表情,一会儿又皱着眉头,一副可惜了的模样。不由笑了笑,这小家伙,怎么这么多表情!

田思思偷偷看了眼萧涧离,趁他不注意,摸了一把,嗯,真得劲。

萧涧离低头,眼神暗了暗,这小姑娘,越来越没分寸了。

额,不好,被发现了!

“咳咳,我是在看你这腹部的伤口怎么又出血了。”

田思思做贼心虚地打着马虎眼,低头快速地把染着血的绷带解开。

双方默了一会儿,萧涧离挑了挑眉,柔弱地开口道,“思思想摸就摸吧。”

田思思心下一惊,赶忙抬眼一看。

此时的萧涧离,一副任尔采撷的模样,田思思愣了一愣,赶忙转过身。擦了擦鼻子,还好没有流鼻血。这人真是的!长那么好看做什么,成天勾引别人!

平复了会心跳,柔声开口道,“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我来帮你把衣服穿上吧。”

田思思一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模样,目不斜视地帮萧涧离穿好衣服。只是,在最后绑腰带时,“不小心”在腰上摸了一把。

萧涧离一副“病娇”模样,心下一片了然,看着田思思的眼神,时不时带着笑。

“咕咕咕……”

“哈哈哈哈哈哈,一天没吃饭了,那什么,我去找吃的。你自己好好休息哈,别乱跑。”

说着,田思思急忙拿起镰刀,背起背篓,转身往山洞外走去,身后传来萧涧离爽朗愉悦的笑声。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田思思萧涧离,偏执摄政王的农家小甜妻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