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安澜无殇《无限后世代》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千年前,古都长安。安禄山麾下的叛军叩开故国城门,繁华的街道中铁蹄踏过,焦黑印记彻底钉上“安宁”棺椁的最后一根银钉。灾厄横流,狂虏遍地,守土禁军金吾卫早已护送玄宗远去。开元盛世积攒的财富从黔首囊中转移,

书评专区

无限后世代

无限后世代》免费阅读

千年前,古都长安。

安禄山麾下的叛军叩开故国城门,繁华的街道中铁蹄踏过,焦黑印记彻底钉上“安宁”棺椁的最后一根银钉。

灾厄横流,狂虏遍地,守土禁军金吾卫早已护送玄宗远去。开元盛世积攒的财富从黔首囊中转移,滋长叛军的暴戾恣睢。

平民的血汗并未付之一炬,但还不如付之一炬。

他们的财富铸就了一把刀,一把终结盛世的屠刀。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四散奔逃。

此刻,大明宫中却仍有人影闪动。白发少女擦拭手中长剑,剑身印出巧夺天工的容颜。

剑眉星眸,发如雪。

好头颅,谁取…

不好意思,拿错剧本了。

皇室特供的玉帛能拂去尘埃,却无力驱散少女眉间萦绕的忧郁。

窃国的鼠辈…

少女微微低头,将眼睛隐藏在阴影下,牙关紧咬,怒火中烧:

“谁说辇前才人所带弓箭,仅可射落云中燕!”

“锵”,少女收起长剑,兀自背起彤弓,飞羽箭袋在侧,整装待发。

八面汉剑,面面符文。一念生灭,苍青神光内敛。

忧郁,迷茫,再到释然。

少女义无反顾地走向沉闷蹄声传来的东门,侍女匆匆跟上,欲言又止。

“朔方,备马。”

“师姐,可是城楼外…….”侍女匆匆跟上,挽住才人。

又或者说,拉住即将绽放和凋零的天朝死士。

“吾床下积蓄汝取之,宫苑假山密道…汝,代吾好好过一生。”

“皇权旁落,乱世将至。龙虎山,龙虎山……吾等牵涉太多因果,不可…”

少女拍开朔方,半晌,方才吐露二字——

“归乡。”

“无殇!你疯了,城内十万大军,城外叛军并起!”朔方意识到师姐的选择,神色大变,脱口而出道。

盛世得安,又何惜此生。

况且,享皇室供奉已久,龙虎山当有所表态。

否则,

天下儒生的口诛笔伐绝对会比以往更胜一筹。

道士下山,不是丹炉内的欺世盗誉,以壮阳为饵,以长生专权。

它们是画皮。

披上人皮,穿上道袍,观历代奸臣群像,习亡国礼法。

真正的道法:道医驱邪,三尺驱寇。(在这里三尺代指剑)

道家虽无为,然,亦有所为。

宫中沉默半晌,朔方忍住眼角即将满溢的微观大海,长揖:“师姐,朔方与您,来生再聚。”

“说什么话呢,小丫头片子。我乃龙虎传人,应劫而生。”

天地不仁,妖邪不灭,我命不当绝。

绕梁余音,唯有渐行渐远的脚步。

—*—

东方的古代将军基本没有腹肌,但脂包肌和纯粹的肥肉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戏子出身的安禄山什么成分懂得都懂。

东门,安禄山肥膘加身,同身旁将校谈笑风生。

人造的戏子神像,披坚执锐中粉墨登场。

府兵制改为募兵制,节度使麾下只知将威不知皇。

北京、河北、山西,辽宁、山东、河南的部分地区尽在一人掌握之下。

安史乱起,一群当权者间的政治游戏使山河黯淡。

叛军直扑长安,高仙芝、封常清率6万三教九流兼具的杂牌兵,一时间寡不敌众,竟节节败退,被迫退守潼关。最后奸臣当道,两位将军惨死军中,接替者哥舒翰被迫开关迎敌,20万大军大败。

郭子仪、李光弼等名将齐聚,仍旧无力回天。

今日,十五万大军踏破帝王行在。

“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兄弟几个进宫后想拿什么就带走什么,不用客气。皇帝老儿愚痴,不尊我等节度使。哼,那就喜则分庭抗礼,怒则联袂讨之!让他看看,这江山是谁在做主!”

安禄山重回发迹之地,意气风发。

翻身做主的感觉真好。

“大哥说的对。”

“大哥说得对。”×1

“大哥说得对。”×2

…….

瓜分大唐底蕴的欢声笑语中突然传来不合时宜的大喝:

“将军,东门内有单骑策马而出,疑似天朝死侍。我等虽搏命一战,但无力回天。她已破先锋营,将军快走!走!”来人尚在宫门,声嘶力竭中不加掩饰的恐惧已传至军阵。

一众将校只见先锋官狼狈不堪的从宫门处飞驰而出,金锤掉了一只,左手虎口开裂 ,全身甲变半身甲。

亡命奔逃,仿佛和张绣嫂嫂偷情后被正主发现的曹操一样狼狈。

“牛兄,技艺不精啊,哈哈。”

“就是就是,昨夜都浪费在平康坊内了吧?不中用啊。”

牛氏将领没有精力反驳同行,他现在只有一个意识。

只要能到达那个地方,只要,只要……

先锋官这么想着,恐惧渐渐被因接近门栏高涨的喜悦压过。

她只有一个人,军中好手无数……

今夜我要她在下面求饶。

不是所有人都像曹老板一样有典韦这种绝世猛人护着的,眼前的先锋官就可以作为一个例子。

但他的思绪和庆幸定格在即将踏出的时刻——红翎羽箭后发而至,精铁钢盔连同它的主人死于非命。

安禄山眼睁睁地看着先锋官后脑处血肉模糊,红白之物从伤口处喷涌。

他到达了那个地方,以尸体的形式。

安禄山到底还是久经战阵,顾不得收敛麾下猛将的尸骸,他号令军士列阵,丝毫未因对方孤身一人轻视。

天朝死士吗…

传闻中天朝死士的统领位比大将军,已是半步宗师。

半步宗师,武道神话下的第一人。若是全副武装,千人军阵中亦可来去自如。

皇宫前军队无法展开,一不小心被冲阵斩将,失去主心骨的叛军就可以落草为寇了。

军到贼的转变。

拔剑而出的安禄山气势一变,猥琐死胖子到大唐终结者只需要一秒。绿豆眼睛圆瞪,紧盯东门,散发出的气势令周围将领胆寒。

“怎么,堂堂安禄山,害怕我一柔弱女子?”白发女子从东门内缓缓逼近,语气淡漠,坐下白马缓缓,以马蹄声应和主人。

只身前行,仿佛带着一万雄兵。

少女从骨中逸散出的煞气冻结瓜分的欢愉,几位“将军”和安禄山见势不妙,一起缩回中军主阵。

美其名曰君子不立于危墙。

其实就是怕死。

还有,

好一个柔弱,难道你身后倒在血泊中的二十轻骑全是jk制服美少女?

稍稍镇定,伶俐弄臣安禄山开始思索。

手握十万大军,横扫李唐皇室,然后老子在最后一步因一手握寸铁的女子踌躇皇宫之外。

天下人怎么看我?

赢了这局固然损失惨重,输了这局……人心可就散了。

他是叛军,靠的是狠辣笼络人心,只能一往无前,拓展焦土的领域。

两害相权取其轻,安禄山下定决心,龙首镶金剑重重挥下,旗手舞动旗帜:“重步兵,举盾推进!三、四、五、步兵营跟进!弓兵,攒射!”(旗语翻译)

呵,忍不住就好,不然吾只能少杀几个了。

无殇搭起彤弓,穿梭宫墙和屋瓦上,在箭雨中游走,尽情利用机动性点杀重步兵后普通步卒的性命,不时抓住空隙免费为将校做颈部以上截肢手术。

手术很成功,至今为止没有一个差评。

重步兵行动缓慢,受限于地形一时半会无法配合其他兵种围击。而且他们全身着甲,覆甲率高的一批的同时被人潜入的几率同步增长。

面罩一戴,谁都不爱。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白骨堆成山,血水积成河。

小小一皇宫,人人皆自危。在混子重甲兵的尸体的帮助下无殇已经捅死好几位憨憨将军,以至于到后期安禄山下令:凡见重甲兵尸体者,枭首。

可惜乱军之中没几个人能听到他的大吼大叫,反倒是重甲军见自家战友死后不得安生差点哗变。

哗变失败的原因是人数不足。

无殇一人战至黄昏,四面宫墙,处处染血。

苍蝇顺着腥臭味沿战斗痕迹飞行,绕过几个圆圈,又回到金銮殿前,细听刀枪演绎的音韵,识趣地出门左转,在一具血尤未冷的尸体上吸吮。

朝堂之上,昔日大臣们的唇枪舌剑化作刀光剑影。

午时已到,凄美刀锋即将谢幕。

人是有极限的,宗师依然处在“人”的范畴。何况,她心存死志。

又一次无功而返的闯阵。

“阁下已是周天循环大成,咳咳,何处不逍遥?为何,为何要为这个王朝殉葬!为何要毁我大业!”安禄山嘴角淌下一道血线,虎目通红。源于战甲坑洼处传来的剧痛,源于麾下将官死伤,源于军势的溃散,以及自己的未来。

黄巢削石为镜无首,今日他有何异?(史书上黄巢之乱晚于安史之乱,但这个世界的时空发生了错乱【超凡干涉】)

战力估算错误,她是大宗师。他赌输了,甚至赔上了所有精锐甲士。

而且,

龙虎山上有一位大宗师,龙虎山下也有一位大宗师。

山下的宗师死在他手上,山上的宗师会下山。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白发剑姬面色发白,颤巍巍地拄着三尺青锋从牙间挤出遗言。顾不得抹去嘴角的腥甜,无殇再度挺剑杀向安禄山。

幸运为E的枪兵们在堵上未来所有气运的境况下终于捅中了无殇,一枪中,数十枪尖跟进,如玉美人的惨状堪比直视克鲁苏旧神的凡人。

天下枪兵气运八石,子龙独占十石,其余枪兵倒欠两石。刚刚的几十枪全中后还得再欠两石。

以后的枪兵…

全是版本弃子。

现代战争中上万发子弹才能有效击杀一名敌人的起因发现了!

符文逝去,瞳孔失色。

万剑加身终不悔,宗师掷刃展黄泉。

伪龙终归是龙,帝王宫中,万法不沾。宗师的飞刃再度斩落一位重甲将军,捣毁重甲军的火种。但安禄山只是因气劲冲击面如金纸,瘫软在地。

“力竭…”这是无殇倒在天阙前最后的念头。

结束了吗?

不这是开始。

警告!距离无限纪元的黄金时代还有两千年。

——分界线——

日暮圣堂。

残阳坠,0号生态星的无暇天际燃起的战火熄灭。

失去燃料的火苗是脆弱的,战火以生命为食。

身披“正義“的圣堂剑圣和星空巨兽结束了战争,剑圣遵从心中的道去见了天照,那一轮人工太阳的温度,即便是星空巨兽赖以遨游星海的皮肤都只有灰飞烟灭的结局。

剑圣死在了自己的剑下。

剑圣陨落,巨兽湮灭,他们的部下也结束了生命活动。

“这里是指挥部,请求战场状况,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深空来电。

通讯兵被电波的嘈杂从坑道爬起,来源不明的尸块从他身上“骨碌碌”地滚下。新兵抬眼望去,畸形的怪物和战友的尸体犬牙交错。

一缕缕黑烟升起,谁认得出哪一缕是战友的荣光,哪一缕是星兽的原罪。

新兵愣住了,吓呆了,腰间的银纹配枪在战争中保险未开,光洁如出厂设置。

直到通讯再次响起,新兵踉跄,倒退两步,木然地汇报:“战争,结束了。”

“太好了,”通讯器的另一端显然不知他眼前的地狱绘图,“好小子们,我们还有几人幸存?我好让后勤部准备盛宴迎接勇士的凯旋。”

“不用了。”新兵被星兽的低语和战友惨况吞噬了回家的精力,枪口顶住下颚,“无人生还。”

“砰。”银纹配枪射出了它的第一发子弹。

一个人的深空航线太恐怖,让我在这里陪着战友吧。

来时一个不缺,走时一个不差。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安澜无殇《无限后世代》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