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撞破质子真面目,我俩开始互演》沈昔完整版免费阅读

“若雪跟着姑娘,保护姑娘的安全这身武艺就不是浪费。”效忠的话语让人心头一愣,沈昔怔怔盯着若雪,她一双眼毫不避讳的看着自己,这一次没有躲过她的目光。“你不知我是什么人,就敢效忠我,之春教人都这么死心眼嘛

书评专区

撞破质子真面目,我俩开始互演

撞破质子真面目,我俩开始互演》免费阅读

“若雪跟着姑娘,保护姑娘的安全这身武艺就不是浪费。”

效忠的话语让人心头一愣,沈昔怔怔盯着若雪,她一双眼毫不避讳的看着自己,这一次没有躲过她的目光。

“你不知我是什么人,就敢效忠我,之春教人都这么死心眼嘛?”沈昔质问中带着尖锐的刻薄,“我命令你杀人放火你也要做不成。”

若雪摇头,看来不会了,没想到下一刻的话倒是有些惊到沈昔了,“我相信姑娘不是这样的人。”

沈昔扑通笑出声来,“天色不早了,我该休息了。”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你还练什么嘛?除了枪。”

不明白姑娘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若雪认真思考了下,“学过几年刀法。”

刀法,刀霸者,瞧着柔柔弱弱的外表,果然女人都是会骗人的。

感叹了下,“刀法挺好,明儿练练刀。”让你家姑娘我睡个懒觉。

“若雪遵命。”说完,若雪习惯性抱拳,随后发觉不对,又改成了微微欠身。

清晨

沈昔推开门,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靠着门看着今天练刀的若雪。

大开大合,每一招都是勇往直前,破釜沉舟,行的是正字,走的猛字,看样子像是军营里的招式。

沈昔看着看着觉得有些眼熟,怎么感觉点熟悉,她是哪里见过吗?

手下无意识摩挲了下衣袖,是她记住的书里。

周国女将,擅使刀法,自创九式刀诀。

还附了其中两式。

所以这个女将说的就是之春吧,沈昔有些好奇原身的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仙人物了,这样的人还甘愿在小村子里呆了这么多年。

直到沈昔十岁,父亲不见了,再过两年村庄被战乱波及,沈昔跟着娘流浪了。

沈昔翻看了下记忆,似乎没有任何一点线索,父亲是怎么消失的。

“姑娘。”若雪在旁边等了一会,见姑娘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可是快要上课了,今天是乐先生的课,乐先生最讨厌人迟到了。

沈昔听完,飞奔而起,快速的穿好衣服,直奔课堂,前后也不过一刻钟的功夫。

等沈昔到的时候,月月和另外一位女孩已经坐在位置上了,月月看到沈昔的时候,伸手招呼她赶紧坐下,“赶紧坐好,乐先生最讨厌人迟到了。”

沈昔赶紧坐在了剩下的位置上,这个乐先生还真有点灭绝师太的味道,连这两位明显是世家小姐都怕她。

两个女孩出身不凡。

活泼好动的是宰相家的嫡次女,稍大沉稳点的是位县主,母亲是皇帝的女儿。

沈昔悄悄看了眼两个人,月月和希芸县主坐在位置上,腰挺得笔直,眼睛目视前方,一动不动,这般紧张的姿态反倒是让沈昔起了好奇心。

没让沈昔等太久。

一个女人走进来,身上披着灰色的衣袍,挽着妇人的发髻,一张脸严肃的板着,眼角微微上扬,显得整个人的气场很凶,不是很好惹的感觉。

“先生。”三个女孩齐齐的叫了一声。

乐先生微微点点头,眼神从左往右看,第一位是月月,性格好动,但出身优良,从小教到大,仪态自然没问题。

希芸县主就更不必说了,唯有中间的沈昔。

乐先生一看她行礼的姿态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满意这三个字一下字在脸上显现出来了,原本严肃的脸因为过分的严肃带出了面容原有的几分苦相。

“罗小姐和县主可以坐下了。”乐先生走到沈昔身边,手指戳了戳沈昔的腰部,沈昔一惊,差点当场跳起来,腰间一直放着的匕首都差点掏出来了。

乐先生被沈昔的反应有点惊到了,往后退了一步,保持了点距离心里感觉到安全,生气的说道。

“沈小姐,你的仪态是世人第一眼就看到的东西,讲究柔而不媚,挺而不驼,刚才沈小姐的礼仪我只能看出四个字,僵直硬化。”

沈昔强撑着一张笑容听完了乐先生的话,一句一句跟小箭一样biubiu的射在了腰部,偏偏她还没有理由反驳。

终于明白为啥子周围的人这么紧张了,心口痛,她是不是心脏病犯了。

什么叫做脸上笑嘻嘻心中mmp说的就是现在的沈昔了。

沈昔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动,用乐先生的话来说,即便你天资愚笨,可要懂得笨鸟先飞,既然你的脑子记不住,那就让你的身体来记住她。

乐先生传授了会新的知识给月月她们,转头又来关注在角落里的沈昔。

“不错。”

沈小姐流落在外,仪态不佳她早有准备,这态度还是值得表扬,没有偷奸耍滑。

乐先生本身就比较欣赏勤奋刻苦的孩子,看了看沈昔额头的汗,“休息一会,一会便是午休了。”

乐先生说完离开了。

沈昔拖着疲倦的身躯,木着的脸,别怀疑就是单纯的卷了,坐在了位置上,长长的吐了口气。

上学第二天,我好像发现在得了厌学症,怎么办有点急,在线等。

“沈昔,你还好吗?”月月跑过来问道。

沈昔挂起职业微笑,口头官方的说道,“挺好的。”就是单纯有点想家了,现代真美好。

“那就好。”月月拍了拍小胸脯,“你也别怕,好好练,我以前学的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我撒娇说不练,娘亲还凶我呢。”

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模仿起自家娘亲的样子,叉腰,语重心长,“你日后若失学不好如何嫁人,月月你也这般大了,一定要懂事呀。”

希芸县主看着月月玩闹的样子,还别说真的有点像罗夫人,忍不住笑了,笑完劝道,“月月,别闹了,夫人知道又要说你。”

月月嘟嘟嘴,“我说的事实,有没有添油加醋。”

“月月。”希芸公主无奈的叫了一声,“我让人带了你最爱吃的豌豆黄。”

听到豌豆黄,月月的眼神蹭的一下字亮起来,挪到希芸县主旁边,抱住她的手臂,“希芸对我最好了,还给我带豌豆黄,在哪里?”说完就要找。

希芸县主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月月已经看完了,可想而知没找,情绪瞬间低落下来,委屈巴巴的看着希芸县主。

“你都没让我说完,你这急性子也不知道何时能改,我让人放在院子里。”希芸拉住蠢蠢欲动的月月,“别急,先用过午膳再吃,夫人交代我,让我看着你,别吃太多点心,到时候吃不下饭。”

希芸县主本来还觉得罗夫人多此一举,没想到呀。

还要吃完午膳才能吃,月月小脸一垮,“那我们便去用午膳吧,沈昔你和我我们一起去吃吗?”

沈昔摇了摇头。

等两个人走了,沈昔瞬间趴在桌子上,她的腰好酸,不行,还是回去休息休息。

慢悠悠,当然也快不起来的迈动自己的步伐,忽然看见一道岔路,那不成可以抄近路。

迟疑了会,还是被可以抄近路这个想法给诱惑到了,沈昔踏上了石板路,穿梭了一会竟然走了一座假山面前,假山直接把路挡住,走进死胡同里去了,想法破灭她还是回去吧。

“萧瑾,别忘了是我一直在帮你。要不是我,你留在皇宫里刷夜壶呢。”

一道男声传来,沈昔张望了会,四周树木,没看见有什么男人。

“是吗?”低沉的嗓音开口回答,漫不经心里带着懒散。

这声音好像是从假山里传出来的。

沈昔视线上下打转,这仔细一看,才发现假山中间有一条勉强可以钻人的空隙,身体微微往前凑了凑。

透过假山看见两个人,是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左边这个一脸愤怒,握紧拳头,盯着叫右边那个。

左边生气的应该就是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右边平静的是萧瑾吧。

萧瑾心情甚好,看着李敖,尤其是他脸上的暴躁,愤怒,更是让他的心底多了丝丝愉悦。

“你这个样子才对,装模作样的样子可不适合你。”贴近他的耳边,说道,“我记得你和我说过,做狗就要狗的样子,不然人不人狗不狗的多不好。”

李敖脑子一蒙,愤怒的情绪在心口挤压,终于在这句话引导下彻底爆发,握紧的拳头朝着萧瑾脸上打。

却看见,萧瑾的娃娃脸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李敖自觉的不妙,可是已经晚了,一把匕首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上,冰冷的刀片贴在皮肤上面,皮肤泛起了鸡皮疙瘩,李敖僵住了,拳头悬在空中,脸上第一次出现了除了愤怒意外的表情,就是害怕。

“你要做什么,萧瑾别忘了,你只是一个弃子,是我周国的手下败将,你不是要护住自己的国家,护住自己的子民,我要是死了,父亲一定会攻打周国的。”

李敖叽叽咕咕的说了一大堆,搜刮了一肚子的劝人学好的话,只可惜,李敖天生就是一个大家少爷,被人伺候着长大的,永远不知道求人办事最重要的是态度,而他嘴里的话还带着威胁。

“我可是将军的唯一的儿子,萧瑾你考虑清楚了。”

萧瑾笑了,笑得很灿烂,连虎牙都给露出来了,李敖看见萧瑾的笑容松了口气,以为自己安全了,心里头还狠狠念叨,等脱困了一定要回家告诉父亲,萧瑾的所作所为,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让他身后楚国付出代价。

站在假山里围观的沈昔却没有李敖这么好的心态。

孩子你这就放松了,人家的表情可不是来吓唬你的,这匕首还在你脖子上挂着呢。

“你说的对,我要考虑清楚。”萧瑾认真的说道,慢慢放了匕首,沈昔诧异的挑了挑眉,难道她估计错误了。

李敖得意的笑了,“你。”还没说完,一道白光闪现,李敖被闪了一下,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脖子有点凉嗖嗖的,手下意识摸上去,湿漉漉的手感,这是什么,慌张爬上了眉梢,李敖颤着手放到眼前,红色染满了整个手心,他要死了吗?

这句话出现在了脑海,李敖忍不住开始全身抖动起来,人直直的往后倒去,手一边捂住脖子,试图堵住翻涌朝外的血色,一边说话,祈求的眼神看着萧瑾,“求你,救救我,我可以帮你的,我是将军唯一的儿子,萧瑾,你不想回国吗?救我。”

李敖一声一声的叫着萧瑾,从激动到最后的咒骂,都没有打动叫萧瑾的少年。

少年只是看着手里的匕首发呆,是的他在发呆,甚至还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沈昔看的浑身一抖,这个人太危险了,报警赶紧,这里哪有警察,沈昔气恼拧了下自己,她穿了,警察管不了异世,藏好一定不能被发现。

沈昔环顾了四周,默默将身体往假山里藏了藏,这样就算有人过来,也不一定看见她。

萧瑾安静耐心的等人凉透了,还不忘记往人胸口上又插了几刀,死透了。

嫌弃的扔了匕首,对忽然出现的手下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李敖。”

“是。”假李敖拿起匕首对着地上的尸首开始对他的脸划起来,划看不清楚后,才抱起尸首往外走,假李敖抬头的时候,赫然是一张与李敖相似的脸显然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刚才李敖的话语不过是萧瑾对他的戏弄,他早就注定了今天的结局只有一个,就是死。

假李敖起身的方向刚好正对着沈昔的方向,沈昔赶紧的飘动自己的视线,避免与人对视,也不住掉是哪本书看到的,敏感的人可以感受到别人的视线,沈昔不敢冒险,特别是这些一看就被训练过的。

连呼吸都跟着放慢,假李敖走后,萧瑾站在原地,久久不动,沈昔也不敢乱动,眼神也不敢盯着,也不知道等了多久,萧瑾走了。

沈昔身体放松下来,转身要走,忽然停下了,说不上来怎么回事,就是觉得走了不好,算了都等那么久了,乐先生的课肯定已经迟到了,在等一会也不怕。

“看来想多了。”

是萧瑾回来了,他蹲在地上看了看草地,没什么异常,开始扫清地面上的血迹,抹干净所有的痕迹,这次离开

沈昔被他的回马枪吓到了,差一点她就暴露了,硬生生又等了半个时辰。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小说《撞破质子真面目,我俩开始互演》沈昔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