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岸秉文佟羽潮小说《互赠馀年》全文免费阅读

不远处,四五个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过来,他们正在对酒吧街的商户进行着挨家挨户的例行检查。岸秉文也在其中,他是带队的领导。他刚走到门口,佟羽潮的头就抬了起来,两个人的眼神撞了个正着。他看她是因为门口就她一个

书评专区

互赠馀年

互赠馀年》免费阅读

不远处,四五个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过来,他们正在对酒吧街的商户进行着挨家挨户的例行检查。

岸秉文也在其中,他是带队的领导。

他刚走到门口,佟羽潮的头就抬了起来,两个人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他看她是因为门口就她一个人;她看他是因为他在那些人中最显眼。

人的注意力非常有限,因而大脑会过滤看到的模糊而无关紧要的东西,留下清晰鲜艳的目标。

岸秉文看着门口的女孩,扭头对同事说:“你们先进去,我一会儿就过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想在这个小姑娘面前停留,或许是上次让她删了自己的微信,他的心里有些愧疚。

随后,他站到她面前,他比她高出一个头。

岸秉文弯了弯腰,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用着肯定的语气说出一个问句:“又出来喝酒吗。”

佟羽潮的脸颊本来就有一点点泛红,小时候和奶奶住村里,家里经济拮据。冬天从门窗漏进来的风使劲儿地往被子里钻,刺骨的水得硬生生地往脸上扑。每次洗完脸,那浸过水的手都是热辣辣的,冻得发白,骨节处却又是红的,脸上的红血丝愈发明显。

这种情况直到她考上镇上的初中才有所缓解。初中,她选择了住校,开始自主地支配母亲留下的那张银行卡里的钱。她给自己买了擦脸油,冬天的时候没事儿就给脸上、手上抹点。

等到在市里上高中的时候,佟羽潮开始给自己买护肤品。但是,脸上的红还是没有得到彻底地解决,所以在平日里,她的脸也是像轻轻打了腮红一般,颜色的深浅恰到好处。

像是干了坏事被抓包的小孩儿,她把头偏了过去,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反驳道:“没有,一杯低度数鸡尾酒而已。”可还是算喝酒了吧。

岸秉文回想了一下女孩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十八岁,还在上学吗?”他也不想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她,可是他们只见过两次,还都是在她在酒吧街喝酒的时候。

佟羽潮好像猜到了他问这话的目的,他这是把她当成辍学的不良少女了,于是理直气壮地回答:“当然在上,读大一。”

岸秉文看着面前的女孩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又调侃她:“看来现在大学生的生活还挺幸福的,学业压力不大,没事儿的时候还能经常出来喝喝酒、放松一下。”

佟羽潮心想:这个人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想说什么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

不过,她还是解释了一下:“上次是宿舍聚餐,今天是部门聚餐,都是正事儿,不是你想的那样。”

岸秉文收起刚刚的笑容,犯了职业病,开始说教起来:“这条酒吧街没你想象的那么安全,就算我们朝督暮责,出的事儿也不算少。你们以后聚餐的话,尽量选择学校附近的餐厅聚餐,正规且安全,还方便回学校。”

还没等他说完,里面的同事就喊了:“岸所,快来,有情况。”

“回去慢点,好好学习。”岸秉文进去了,留下八个字,一派和气但又不容置辩。

没过多久,去卫生间的五人出来了,他们一起叫车返回学校。

一路上,佟羽潮都望着窗外,回想着刚刚和男人的对话。

她从没有刻意地期盼着与他见面,可今晚的不期而遇却让她惦记了许久。

部长和部员们在学校的宿舍楼前分开了,他们六个人住在不同的宿舍楼里。

佟羽潮走在楼梯上,胳膊越来越痒了。回到宿舍之后,在室内白色光源的照射下,她才发现自己的胳膊上起了几片红疹子,奇痒难耐,她一个劲儿地用手挠,胳膊上已经被指甲弄出了几条红印子。

其实,被她自己忽略的还有自己嘴巴的刺痛,嘴唇和舌头肿胀。

张语桐看着佟羽潮的动作,便问道:“要不要去兽医院看一下?”

同学们将“校医院”戏称为“兽医院”,小病不用看,大病看不了,除了入学的体检,最大的作用就是给大医院开转诊证明。最夸张的是,校医以前学的专业是兽医。

但是,在继续痒下去和不专业之间,佟羽潮还是选择了后者:“嗯,得去,太痒。”不然,她今天就别想睡觉了。

“我陪你吧。”张语桐也不等她的答案,就从床上爬了下来。

佟羽潮的拒绝刚到嘴边,但是想了想,现在的时间比较晚了,校医院离宿舍也比较远,她权衡了一下,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把呼之欲出的拒绝变成了同意。

“好的。”

去校医院的路上,张语桐给她讲着学校里的八卦趣事。想起即将到来的国庆假期,张语桐问道:“羽潮,国庆回家吗?”

她脱口而出:“不回。”

张语桐有些惊讶,她自己来这边上学一个多月,每天都期盼着放假回家,听着佟羽潮斩钉截铁的回答,有些惊讶:“那你不想你家里人吗?不想吃家里做的饭吗?”

佟羽潮想了下村里那破旧不堪的危房,想了下没给自己好脸色过的奶奶,逃脱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想回去呢?

“家”对于她来说,只是众多汉字中的一个,而且还是最没有生气的那一个。

“还好,不怎么想。”

其实是完全不想。

张语桐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但是心思还是很细腻的,她好像猜到了些什么,她想了一下,确实没见过佟羽潮在宿舍里和家里人打电话联系过,她也就没再提这一茬了,以后也不会提了。

她赶忙转移了话题:“那你是要去哪里旅游吗?”

“应该也不会吧。”国庆出游,只能是看人去了。

张语桐嘱咐她:“国庆我们都各回各家,那宿舍就剩你一个人了。你要是不出去的话,那一个人待在宿舍要注意安全。”

“好,我知道了。”

校医看过之后,给她开了些药,有外用的,也有内服的。和佟羽潮自己猜想的一样,她就是过敏了,但是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过敏,幸好不算太严重,她准备国庆的时候去医院一趟,查查自己的过敏源。

回宿舍的路上,张语桐好奇:“你怎么想起去参加学校新媒体中心的纳新去了?咱们专业的同学大部分都面试的是咱们学院内部的学生会、社团。”

佟羽潮也不装着说些好听的话:“不想和咱们学院内、咱们专业的同学们有过多的联系,去个校级的组织,共事的都是别的学院的,不麻烦。”

对于佟羽潮来说,亲密关系等于麻烦。

张语桐反思了一下自己:“啊?那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聒噪了。”

“没,是我个人的问题,”顿了下,佟羽潮又补充道:“你挺好的。”后面这句话也只是为了让张语桐不多想而讲出的,佟羽潮自然没有讨厌她的理由,只是她对谁都没掏过心窝子罢了。

国庆假期前一天,舍友们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学校,走在归途中,宿舍只剩下佟羽潮一个了。

她在手机上查了查,如果抽血查过敏源的话,在去医院检查前最好空腹,不要服用抗过敏药物,否则会影响结果准确性。由于前几天刚吃完药,佟羽潮决定等到国庆假期快结束的时候再去医院,这样比较保险。

忻市是个旅游城市,旅游业对于它来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每逢节假日,外地游客都蜂拥而至,以至于忻市的旅游局都发短信倡导本地市民节假日期间错峰出行,不要去景区凑热闹,把游玩的机会让给外地游客。

尽管佟羽潮也刚来这座城市没多久,没怎么好好逛逛,但她也不想赶这热闹,老老实实地待在校内。她大部分的时间在学习,是去图书馆学,如果在宿舍待着的话,她的惰性会让她死死地粘在床上。

佟羽潮每次在图书馆自习的时候都是在四层的一个犄角旮旯的位置,这个位置离卫生间、接水的地方比较远,一般是没人愿意过来坐的。

一张能坐八人的长桌,平日里也只有四五个同学在这块儿学习,都是图个清静。现在是国庆假期,更是只有两三个学生零零散散地坐着。

像往常一样,佟羽潮把包放在桌子上,掏出书本和水杯,然后就去接水了。回来之后,她就发现了自己桌子上多出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你好,我是机电学院的同学,经常能看见你在这个位置自习,上次路过你位置的时候发现你的字写的很好看,能不能加个微信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微信号。当然,如果我的唐突让你感到不适的话,先说声抱歉。】

佟羽潮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她想都没想,在那张纸条上回复:

【我不加陌生人微信】

随后,她就把纸条撇在了一旁,开始了今日份的学习任务。

中午吃饭时间到了,她收拾好了包,决定下午在宿舍里面躺着,休息休息。

等到佟羽潮刚消失在四层,离他不远的男生就一个箭步地跑到她刚刚坐的位置上,拾起了那张纸条。

男生看到了佟羽潮的回复,非但没有失落,反而是一脸洋洋得意,心想:“不加陌生人微信——那也就是说她不想和我做陌生人,想和我做熟人?然后再加微信?”

真企业级理解……

男生自以为这是她欲情故纵的手段,便准备展开猛烈追求,他来不及收拾自己的书包,飞速地坐电梯下楼,去追随她的步伐。

在前往食堂的路上,男生终于看到了佟羽潮颀长的背影,他更是加快了步伐,一个转身挡在了她的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佟羽潮被冷不丁出来的人吓了一跳,眉头紧锁,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生,警觉地问他:“有什么事儿吗?”

男生把手里握着的纸条在她眼前晃了晃,说道:“你好,我是这张纸条的主人,我叫张铧。”

佟羽潮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小步:“所以,张铧同学,有什么事儿吗?”

“你现在是要去食堂吃饭吧,我能和你一起吃饭吗?”

“不能,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吃饭。”佟羽潮不想和他浪费时间,绕过了面前的人,提速向前走去。

张铧突然想到了一句话——女生说的“不要”就是“要”的意思,他紧跟在她的旁边,“你不是在纸条上写‘我不加陌生人微信’,我们吃过饭就不是陌生人了,这样你就不用不好意思加我微信了。”

佟羽潮被这个男生的脑回路给逗笑了:“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说完,她也不等他回答,紧接着说了句,“别跟着我了。”

男生倒也不放弃,还是紧紧地跟在她后面,佟羽潮见状,猛地停了下来,开始咄咄逼人:“你不仅阅读文字的能力不好,理解能力也有问题,听不懂人话是吗?让你别跟着我了。”

男生见到她有些生气,这才就此作罢,不过来日方长,也不急这一时。只要她还出现在图书馆,他就有机会再见到她。

接着的几天,佟羽潮再也没出现在图书馆了,有受那个男生的影响,不过更多的是她想出校门走走了。

张铧见图书馆熟悉的座位上一直没出现熟悉的身影,他就四处打听她的姓名、学院、以及宿舍楼号,可是她好像从没有在学校的任何地方留下痕迹一般,什么讯息都打听不到。

第六天下午,佟羽潮终于出了校门,准备随意溜达溜达。

商场里人潮涌动,她就顺着人流从一层走马观花地逛到最高层,从一层的化妆品店看到最高层的餐饮店,她也没什么东西可买,没什么东西想吃。准确地讲,一路上,佟羽潮都心不在焉的,看什么都提不起兴致。

不知思绪是受了什么的控制,她鬼使神差地溜达到了酒吧街附近,她又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被牵引到了附近的派出所门口。

佟羽潮停下了脚步,派出所门口的公告栏上已经没有了他的信息,她不免有些失望,不过她很快打消了那莫名其妙的情绪,继续向前走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岸秉文佟羽潮小说《互赠馀年》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