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岸秉文佟羽潮《互赠馀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晚上八点多,岸秉文才处理完手头的工作,他在派出所里叫了外卖吃,吃完饭后,他才走出办公室准备开车回去。车子从市中心商业区的白色空隙中开始穿梭,车水马龙的街道享受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的关注。活力的奔放与热情

书评专区

互赠馀年

互赠馀年》免费阅读

晚上八点多,岸秉文才处理完手头的工作,他在派出所里叫了外卖吃,吃完饭后,他才走出办公室准备开车回去。

车子从市中心商业区的白色空隙中开始穿梭,车水马龙的街道享受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的关注。

活力的奔放与热情随着车子的驶离同身后掠去的灯火一道逐渐消失。岸秉文住的小区远离着主干道,还算安静,不算是高档小区,但整个小区的硬件设施、绿化环境都还不错。

回到住所没多久,他就接到了韩旭尧的电话。

“我的文文,周六中午有事儿吗?”

听着电话里韩旭尧那油腻的声音,岸秉文忍不住了:“你他妈给我好好说话,少来恶心我。”

岸秉文这个人虽称不上文质彬彬,但也算是温文尔雅,奈何这辈子的脏话全都是用在骂韩旭尧身上了。

不过,韩旭尧的心情依旧晴朗,完全不在意岸秉文对自己的嫌弃:“请你吃饭。”

岸秉文实话实说:“不好意思,没空。”

“好好说,真请你吃饭,咱俩也有两个月没见了,”韩旭尧正经话说不了两句,又开始挑逗起岸秉文了,“明天我家那老爷子好不容易给我放个假,我就想把这宝贵的时间留给你。怎么样,我对你不错吧?”

“韩旭尧,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不要脸了,你要是再这样,我就给你家老爷子打电话,”岸秉文总有治他的办法,“让他周六把你安排到你家酒店的基层,去,洗,盘,子,去,刷,马,桶。”

韩旭尧一想到自己美好的时光要和几百个瓷盘一起度过,立刻就败下阵来:“好好好,我认输,我惹不起,总躲得起吧。不过,你周六是真没空,值班吗?”

岸秉文言简意赅:“约了人吃饭。”

韩旭尧一下来了精神:“谁啊?”

“朋友。”

“哪个朋友?我认识吗?如果我认识的话,一起吃个饭又怕什么;如果我不认识,一起吃个饭不就……”

岸秉文直接打断了他的后半句话:“你不认识。”

韩旭尧心想:你我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你还有我不认识的朋友,这不科学。他感受到了危机感,自己在岸秉文心中的地位收到了严峻挑战。

“男的还是女的?”他问的问题越来越八卦,“不对,不可能是女的,你周围什么时候出现过异性……”

“你别得寸进尺,我去和谁吃饭,还要和你报备?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韩旭尧想着用他父亲来压制一下他,虽然这一招基本上对他也没多大杀伤力:“不说拉倒,我去你家老爷子面前告状去了。”

岸秉文也不吃他那一套:“那您去吧,需要我派专车去接您吗?”

韩旭尧又开始戏精上身了:“你这个无情无义的负心汉,我自己开车去咱爸那儿,让他给我做做主,拜拜了您嘞。”

“不送啊,你最好真能说服他认你做儿子,这样还能放我一条生路。”

岸秉文挂了电话,他知道,尽管韩旭尧这么说,但是他是从不会在父亲面前嚼舌根的,给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

从小,岸秉文就从智力上压制住了韩旭尧,韩父为此没少数落自己的儿子。好在韩旭尧没心没肺,没有将父亲对他的训斥转化成对岸秉文的嫉妒,两个人这才能相安无事好多年。

再到后来,岸秉文被发配去当兵,韩旭尧更是在体力方面也不占优势了。

不过有一点,韩旭尧是胜过岸秉文的,那就是乖乖地回去接手了公司。有了这个平衡点,在两位父亲的眼里,两个人是半斤八两,谁也比谁强不到哪儿去。

周六上午十点多,岸秉文收拾好从家出发,他坐电梯到负一层的地下车库准备开车。

他有两辆车,一辆是平日里上班开的迈腾,另一辆是沉寂在车位、像是被打入冷宫的七位数越野车。

前者是他参加工作后自己买的,后者是父亲送他的成年礼物,由不得他拒绝。不过,之后父亲就再也没送过他贵重的东西了,算是对他“叛逆”的惩罚。可是,这个惩罚对岸秉文来说形同虚设,他对那些所谓的“贵重物品”根本没有需求。

前两天,迈腾被送去4S店做保养了,加上工作忙,他还没来得及抽空取回。今天出门,他就只能开着许久没见过地面上阳光的越野了。

不受宠的越野车车身上落了一层灰,岸秉文走到侧边,用食指在车窗上蹭了一下,表面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见的印记。

他看了看左手上的表,离赴约时间还早,就先去找了家洗车店把车洗了。洗干净的车又恢复到了锃光发亮的样子,焕然一新。

十一点零五的时候,岸秉文就把车开到了佟羽潮学校门口,他也没下车,就坐在车里等着。

五分钟之后,佟羽潮从门口走了出来,她四处张望,见门口没有他的身影,以为他还没到。

十二月初的忻市,虽称不上是寒风凌冽,但确实是能让人感受到冬季的威严,佟羽潮的脖子上挂了条丝巾,她有些后悔,应该戴条围巾的。

车里的岸秉文视线就没从学校门口离开过,所以她一出来,他就一眼看到了穿着枣红色针织长裙的佟羽潮,他把车门打开,站在车边朝她招了招手:“这边。”

佟羽潮闻声看去,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不穿警服的岸秉文,他的上身穿了件黑色的夹克外套,下身是一条深色的裤子,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的,有些像牛仔裤,但是又比牛仔裤正式一些,总之比穿警服时,压迫感少了许多。

下一秒,她就要小跑起来了,但还是自我压制住了,快速地走到了他的车边,不慌不忙地问道:“等很久了吗?”

岸秉文招呼道:“没,刚到没多久,上车吧。”

佟羽潮把手放在了副驾驶的门把手上,犹豫了几秒钟:是坐副驾驶的位置还是后排的位置呢?

岸秉文见她半天不开车门,便猜测到了她犹豫的想法。

他从车头绕过来,想帮佟羽潮直接拉开车门,但是她的手占据了手把的大部分位置,他只得把自己的两根手指伸进把手去拉门。

可地方就那么大点,他的手指还是触碰到了她的手,好在门被拉开了。

岸秉文大大方方地说道:“坐上去吧,上次坐警车的副驾驶,你都没这么害怕。怎么,我这车的副驾驶是会吃人啊?”

佟羽潮尴尬地笑了笑,没再扭捏,直接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去了。

岸秉文启动车子后,用余光瞥了一眼,说了声:“安全带。”

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没系安全带:“哦,这就系。”

佟羽潮的眼睛很慢地转动着,把眼前的车内环境扫视了一圈,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就连座椅上也没铺垫子,甚至还能闻见车内原本的气味,感觉像是一辆新车。

没一会儿,岸秉文就说话了:“你的U盘在你面前的那个储物箱里,你拉开找一下。”

佟羽潮拉开之后看到了一本小册子,应该是这辆车的说明书,她把说明书拿出来之后,就看见自己的U盘了。

她将U盘取出来之后,把说明书又放了回去。

“不好意思,让你多跑一趟送U盘给我,还顺便白嫖你一顿饭。”她虽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这么想。

“没事儿。”说着,要右转,他侧头看了看右后视镜,一瞬间,他隐约觉得小姑娘的脸火辣辣地涨得通红,像被热带的太阳烤过一样。

岸秉文又看了看外面的天气,好像也没有很热吧,难道是年轻人火气旺盛?

车远离了市区,朝着郊区的方向驶去。

岸秉文把车停在了一家中式建筑的面前,如果不看门牌,没人能把这栋气势磅礴的建筑和餐馆联系起来。

一进门,店内的经理就热情地上前迎接,礼节十分周到:“岸哥,好久没来了啊。”

岸秉文礼貌地和他握了握手,“确实,这段时间工作比较忙,”他介绍了一下佟羽潮,“我朋友,姓佟。”

店经理也是个会来事儿的人,朝着佟羽潮打招呼:“佟小姐,你好,第一次见面,我是这家店的经理。”

店经理伸出手去准备和她握手,但佟羽潮丝毫没有伸手的预备动作,店经理也没觉得尴尬,伸出的手顺便举起,摸了摸脑袋,打个哈哈就过去了。

岸秉文倒是没觉得佟羽潮的行为有何不妥,毕竟还是学生,没出社会,他自己和店经理聊了起来:“最近店里生意怎么样?你们的韩旭尧小祖宗没折磨你们吧?”

“岸哥,说笑了,韩总对他的店还是很上心的,一周能过来个两三次,正因如此,店里生意还不错。”

岸秉文确实是在说笑,他知道,韩旭尧平日里虽然看起来自由散漫、不学无术的,但还是继承了韩父的商业头脑的,这家餐厅就是他投资的,收益也十分可观。

几个人一起往里面走,店内的装修风格也是古香古色的,红墙碧瓦,小桥流水,水雾萦绕,很有观赏价值。

佟羽潮发现这家餐厅没有大厅,只有包厢,听岸秉文和店经理的谈话不难猜出,他应该是和这家店的老板认识的,而且关系还很好。

“给我们一个小包就行了,我们就两个人。”

店经理客气地说:“没问题,里面请。”

佟羽潮全程就跟在岸秉文后面,没说一句话,一行人绕了好多道弯才停下,可见这餐厅的占地面积也不小。

等到两人落座之后,岸秉文把人都打发走了:“都是自己人,就不用招呼得这么细致了,你们先去忙吧,等我们看好菜,我叫你们进来。”

随后,他把菜单推到了佟羽潮面前:“想吃什么,随便点。”

佟羽潮翻开菜单,果然,价格不菲,两个人随便吃点都得上千了。

为了不让她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岸秉文开玩笑:“我朋友的店,我带你来白嫖,所以想吃什么大胆点,该薅的羊毛不薅白不薅。”

佟羽潮看了看菜单上的菜品,大部分都是忻市的本地菜,她解释道:“我看这大部分都是忻市的本地菜,我不是这儿的人,所以不知道哪些好吃,你看着点就行了,我不挑的。”

岸秉文也没接过她手中的菜单,因为菜单上的菜品他都记得八九不离十了。

他试探性地询问:“那我就看着点了?”

佟羽潮点了点头。

岸秉文又想到什么,问道:“我记得十一假期你去医院查过敏源了,你对什么过敏?我点菜的时候好避开。”

佟羽潮自己都不记得去查过敏源的事儿了,她想了想:“嗯……上次查,好像是说我对薄荷过敏。”

“行,我知道了。”

说完,岸秉文走出去准备叫人点菜,店经理就在包厢门口等着,见岸秉文一出去,他很快就凑上前去。

“岸哥,点好了吗?”

岸秉文凭着记忆,说了四道菜的名字,他记得那四道菜里面应该是不含薄荷的,但是以防万一,他还是让店经理给后厨叮嘱了一下:“如果有薄荷,就别放了。”

店经理点头哈腰地保证:“没问题,放心吧,我亲自去给后厨的人说。”

岸秉文重新回到了包厢内,他拿起桌上的茶壶,给她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他的一举一动都能让她注意到他手上的那道疤。

佟羽潮自认为还有着不错的洞察力,对她来说,岸秉文有种让希望永驻的特别天资,他的眼神除了穿上警服时的那股冷漠与警觉,还有被隐藏起来的火光,能融化她的火光,这一切信号的释放都源于他虎口上的伤疤。

在等菜间隙,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你手上的疤是怎么来的?”

看似不以为意,实则小心翼翼。

原本被随意摆放着的右手被岸秉文放到胸前,虎口上的疤痕都快要看不见了,很多与他朝夕相处的同事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这道疤,没想到却被一个小姑娘注意到了。

岸秉文骄傲地说道:“是荣耀,也是初心。”

“什么初心?”

佟羽潮的说话声被开门上菜店经理的声音完完全全盖过去了,岸秉文没听清楚她的问题,问了句:“什么?”

她急不可耐地拿起茶杯,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没事儿,菜来了,先吃饭吧。”

有关“疤痕”的问题,她不准备再聊了。

那个问题的答案真的重要吗?

她懒得去想,毕竟提出问题比回答问题容易得多。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小说岸秉文佟羽潮《互赠馀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