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黄天厚苗若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平阳四方斩》最新章节

第6章阅江楼众位,你可知这程有余程老者也算大有来头,时光倒转六十年,这程老者原来曾是大唐末年义军首领黄巢驾下一名随员亲兵,那时年纪尚轻,却在武功上下过苦功。转战五岭南北、潼关内外,与唐军数度攻伐战阵之

书评专区

平阳四方斩

平阳四方斩》免费阅读

第6章

阅江楼

众位,你可知这程有余程老者也算大有来头,

时光倒转六十年,这程老者原来曾是大唐末年义军首领黄巢驾下一名随员亲兵,那时年纪尚轻,却在武功上下过苦功。

转战五岭南北、潼关内外,与唐军数度攻伐战阵之中往来奔突,勇悍无比,曾数次救得黄巢性命。

命术难改,天道难违,黄巢率领义军接连败北,多数义军被杀散,有的见风使舵,早早投降了朝廷,竟加入到剿灭义军之流中来。

有的为避朝廷剿杀,抛下屠刀,钻山入林,远走他方。

却说程有余,起义失败后,有家难回、又过难投,随流民过江后,便在江南一带隐居。

他还时长在江湖上游历,光启年之后,便已在江湖上闯下了“铁旋风”的名号。

再后者短短十数年里,朝廷和皇位如走马灯般的更替,先是姓李、后来姓朱、再后来据说又姓李了。

他为了免污尊耳,又往南迁,去天南高山深林中隐居。

近二十年来极少在江湖上露面,记得他名声之人恐怕少之又少。

这次程老者被“八方来财”盯上,以为他们图财害命,只是稍作延宕,不想惹是生非。

后来听得他们受人差派,专门来寻他的晦气,这才动了真怒,一招之内制服“八财”。

却说程、黄一老一少走出山来,见大道边,一根竹竿挑了一面三角酒旗随风飘摇。

二人便去路边小店里打尖歇脚。

黄天厚在山中独自一人,连日不见五谷,一时间狼吞虎咽,连吃两碗阳春面,三个烙肉饼。

程老者颔首微笑,只是喝茶吃面。

程老者向店家借问镇甸去处,带着黄天厚来到张马镇上,直奔头箍市上买了一匹大青马二人来骑。

一路南下,过兖州、徐州、宿州、滁州,直取金陵。

当其时天下分崩,南北政权割据林立,大江上下梁、晋、蜀、吴、唐、平、越、楚,不一而足,而来唐一灭二,气势汹汹,俨然有并吞八荒、混一六合之势。

诸国犬牙交错,好比有一大镇子,今个儿属甲乙丙丁,明个儿如金木水火,比比皆然。

治下百姓要么逃离故土,一路南去;要么谁来就给谁磕头、纳钱便罢。

可谓手拿的刀子不同,待宰的羔羊始终如一。

此时,长江沿线虽各有兵丁驻防,却也难禁商民往来。

程有余便在江北码头买船过江,舟子挽袖赤臂,招呼过江之人登舟开船。

初时江上水波舒展,一波三浪,到的江心水面愈加开阔,江风四面而来。

船儿虽小,却坐了十几个渡江客,有的带着大包小裹,想必是逃难的财主。

有的头戴遮阳笠,手里持着刀剑,这便是行走江湖的侠客。

其中有五人一看便是结伴而行,个个横眉立目、五大三粗,随身带着兵刃。

渡江之人都尽量离得稍稍远些。

“你祖孙二人也去南边讨生活么?”

程有余答话。

黄天厚已经累得迷迷糊糊,靠在程有余包裹上睡过去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哪里的黄土都埋人。”

“这里活不了,只好往南逃命去。”

“俺们听说又要开打了。”

“已经开始往汉中调兵了。”

舟子使劲摇橹,目光只在财主一家包袱箱子上来来回回。

五人之中的黑大汉两腮奓起,大眼圆睁,吹胡子瞪眼地看着舟子。那舟子并不敢造次。

不多时到了长江南岸。

南岸码头之上聚了不少人,人群之中站了身形挺拔的江湖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打量登岸之人。

程、二人黄行不远处便是金陵城。

这金陵之地又称石头城、建康、建业、江宁、南京,依山傍水、龙盘虎踞,可谓占尽天下形胜。

自春秋战国之时,楚威王于石头城筑金陵邑起,这金陵之地便屡聚王气。

自三国之东吴、两晋之东晋、南朝之宋、齐、梁、陈等六朝皆建都于此。

现如今正是吴国治下。

进的金陵城来,满街满巷都是流民、逃民,有者破衣烂衫,满脸尘灰;有者衣装规整,守着大大小小行李物品,也是满面焦虑之色。

程有余携黄天厚拾级而上,走上阅江楼。

跑堂客忙不迭得招呼着,说着吴侬软语。

黄天厚一句也听不懂。

程有余走上二楼,捡了靠窗的桌子就坐,要了烧鸭、煮干丝、阳春面、一壶茶。

程有余心想,在这乱世之中,想不到金陵之地,物产丰盛、人民安居,也算一处福地。

黄天厚只是埋头吃饭。

程有余望见大江之上滚滚滔滔、连绵不绝,与在舟上所见水景完全不同。

这大江之中隐藏着无休无止、不可抗拒、翻江倒海的力量。

“店家,有酒有肉快快上来。”

“是了,诸位好汉爷,请楼上雅座。”

随着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踩着木质台阶走上楼来。

程有余一看,似曾相识,原来正是在渡江舟上遇到的五个大汉。

黄天厚也觉得那个黑大汉有点面熟,一时却记不起来。

那五人大喇喇坐下,一人一口刀倚在桌上,木地板发出“噔噔”钝响。

酒菜上桌,那五人狼吞虎咽大吃大嚼起来。

一人身形矮瘦,悄无声息走上楼来,打量桌上两桌食客。

略一抬手,说道:“敢为这几位爷,哪位是姜大爷?”

“俺便是姜登豹。”黑胖之人随手抹掉胡子上的肉末,见来者谦卑礼貌,却神情颇为不善,于是站起身来。

“在下铁叶子门三代弟子,小可杨克荣。特来代家师见过五位虎爷。”

“哦?”

“哈哈哈哈,不成想俺们冀南五虎刚到贵宝地就被你们瞄上了。”

“不敢!行走江湖自有江湖的规矩。”

“不错!按照江湖规矩,还请你们掌门过来答话。”

“或者俺们登门拜访也未尝不可!”

“诸位!话已讲明。长江以南走镖运货自有铁叶子门掌管。长江以北事务我们绝不插手。”

“这却不同!这趟货物由江南往江北运,到了金陵后该着铁叶子门向江北交接。如今财货不见踪迹,俺们特来寻找。”

“你们铁叶子门不给个明白话儿,还在这跟俺们盘道!”

“这次俺们一来要找到丢失财货,二来要向铁叶子门讨个说法。”

“你黄口小儿,当不了家,快快请你家大人来说话。”

只听“啪”一声,一枚暗器射穿窗户,斜插在冀南五虎桌上。

仔细端详仿佛一片梧桐树叶。

五人各拿兵器跳将起来。

“怎么?要给俺们立威风!”

黑大汉怒不可遏,双手举刀一下将桌子砍去半个角。

“直娘贼,想要黑吃黑,你们还嫩点!”

一边喝骂,一边挺刀向杨克荣刺去。

那小杨年岁尚轻,却毫无惧色,款扭细腰,慢挪瘦腿,左足滑步、右足回撤,避开黑大汉一刀。

其他四人并无动作,只是在静待发镖之人露面。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珊小说网 » 黄天厚苗若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平阳四方斩》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